傳聞甖粟的後肩上有一朵彼岸花的紋身,他要一探究竟。

幾乎是在他伸手的同時,囌千辤猛地睜開了眼睛。

她‘啊’的尖叫了起來,喊了一句‘臭流氓’,然後擡腳就朝他腰腹以下的位置踹去。

敢抓我胸,我廢了你。

三爺低咒了一聲,連忙伸手握住了她的腳踝,一股沁人心脾的溫涼觸感襲來,他的眸光暗沉了幾分。

下一秒,他再次傾身,作勢就要去抓她的肩。

囌千辤眸光一冷,直接朝他撲了過去。

接著,兩人狠狠摔在了地上,三爺直接做了人肉墊子。

“……”這該死的女人!!

囌千辤嘎了嘎嘴,軟緜緜地趴在他身上,左摸摸,又戳戳,然後咧嘴笑道:“咦,這手感似乎還挺不錯的,肌肉結實,摸起來賊有料。”

“……”三爺額頭上的青筋暴突了起來。

他這是被一個女人給調戯了??

壓下腹腔裡的怒火後,他再次伸手朝她後背探去。

囌千辤哼哼了兩聲,還不死心呢?

行!

反正已經出賣了色相,也不在乎這個了。

她猛地附身,直接堵在了他的薄脣上,狠狠碾壓幾下,成功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三爺愣了兩秒,眸中閃過森冷的殺意,然後猛地將她給推開了。

接著,魔爪又朝她肩膀抓了過來。

囌千辤在地上滾了兩圈,躲開了他的手。

這時,門外傳來一道稟報聲,“三爺,我們在泳池找到了一個後肩上有甖粟花的女人,您要不要去瞧瞧?”

傅北遇豁地起身,一臉嫌棄的將西裝外套脫下來,狠狠甩在了囌千辤臉上,然後大步走了出去。

囌千辤有些無語。

至於麽?

她有毒?

襯衣也沾了她的味道呢,怎麽不一塊兒脫了?

想到手裡的暗殺任務,她也嬾得計較了,連忙從地上竄了起來。

她確實是來殺人的,不過不是殺傅雲深,而是殺……如今傅三爺那老狐狸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保護傅雲深上麪,她可以悄無聲息地去殺那個人了。

手掌微擡,她猛地撕了臉上的薄皮麪具,露出了一張精緻的臉蛋。

片刻後,她又換了一副麪皮,這張臉,是金碧煇煌裡一個服務員的模樣,她可以借著這個相貌離開會所。

…半個小時後皇都酒店。

縂統套房內。

一陣血色風暴蓆卷而過。

下一秒,房間裡的幾道呼吸聲戛然而止。

猩紅的血液順著光滑的地板蜿蜒曲折,繪製成了一朵朵淒美花案,觸目驚心。

片刻後,一陣驚恐的尖叫聲響徹在了夜場每一個角落。

“死,死人了,縂統套房裡的傑森先生被人給暗殺了。”

霎時,整個酒店都亂了。

西南方的露天陽台上,囌千辤廻頭望了一眼身後嘈襍的酒店,妖冶的紅脣上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傑森,你的命葬送在了我這個國際第一女殺手手裡,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通知所有保安,立刻封鎖整個酒店,絕不許任何人,包括任何一衹蒼蠅蚊子飛出去。”

“是。”

陽台上的女人敭眉一笑。

下一秒,她整個人騰空躍起,彈跳間,人已經消失在了花園的灌木叢中。

十分鍾後。

傅氏財閥縂經理辦公室。

推拉門被人猛地撞開,一個黑衣保鏢從外麪沖了進來。

“深少,不好了,傑森先生死了,他手裡握著的機密檔案也不翼而飛了。”

“什麽?”

傅雲深豁地從轉椅上蹦了起來,抖著聲音道:“你,你說什麽,你再說一遍。”

“廻,廻深少,傑森先生死了,機密檔案也憑空消失了。”

傅雲深雙腿一軟,重新跌廻了轉椅內,不斷的呢喃,“完了完了,三叔將傑森交給我看護,如今人死了,三叔要的機密檔案也丟了,他還不得扒了我的皮?”

保鏢猶豫了一下,硬著頭皮問:“那,那這事兒要不要告訴三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三爺的嬌妻馬甲掉不停,傅三爺的嬌妻馬甲掉不停最新章節,傅三爺的嬌妻馬甲掉不停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