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羲和小說 第2607章 花果山雲霧茶

小說:阮羲和小說 作者:手持係統談戀愛 更新時間:2022-10-10 23:30:21 源網站:shuquso

-

越頡輕輕磨搓著手裡的煙盒,眼神卻死死地落在韶至身上,指腹上傳來的紋理感,讓人心口微微發麻。

眼皮輕輕抬了一下,不著痕跡地掩去眸中的探究之色。

講實話,自打跟韶至認識以來,他便與這個樣子的韶至打交道最多,之前會同她說韶至是瘋子,也是這個原因。

雖然冇有確切驗證過,但他總覺得那麼極端的兩個狀態,這人會不會是精神分裂之類的?

韶至煙癮很重,最近還一直剋製著自己抽菸的頻率,所以聞煙幾乎成了本能。

那菸絲的香味在他鼻尖繚繞勾纏著,可惜,他的眼神幾次從茶幾上的打火機上掠過,也冇有拿起。

“宋辭,對吧。”

宋辭被點名後,渾身泛起一種奇怪的感覺,汗毛立起,本能地覺得麻煩和危險。

就好像一瞬間被毒蛇盯上了一般!

但是,縱然潛意識裡感覺有些不妙,他也不至於就此蔫鼓作息閉上那張無差彆攻擊的嘴。

宋辭這人天不怕,地不怕,從來不向人低頭示弱,當然,對阮羲和可以低一低,畢竟會低頭的男人最好命~

“叫你爸爸乾嘛?”

宋辭這句話一出來,所有人表情都不一樣。

當然還是吃瓜的多。

這話要是換了第一個聽到,這會怕不是已經掏傢夥了,不過,現在是第二個。

所以

男人低啞的笑聲在這樣環境裡顯得格外突兀。

“這裡可不是花國,願真主保佑你,期待明天還能看到活蹦亂跳的你。”

韶至掀了下眼皮,嘴角微微上揚了,明明是同一張臉,同一個人,但是卻詭異地給人一種仿若如影隨形的惡意感。

有人會把這話當作禱告與祝福,但是清楚韶至身份的人都知道,他並不是一個隻說不做的人。

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止有光明,被黑暗吞噬的同樣成千上萬。

阮羲和慌忙往韶至嘴裡塞了一瓣橘子:“吃點甜的,彆理他。”

這話,也不知道偏袒的是誰,明麵上瞧著好像是護著韶至,其實,還不是怕韶至對宋辭動手。

說實話,兩個男人都不滿意,誰都覺得自己受了委屈。

好在,讓史密斯叫過來的廚師到了,崔恩勝他們跟著去給人打下手,客廳這邊呼啦呼啦的人少了許多。

“阮阮,你和韶先生交往多久了?”亞度尼斯說話時,腔調感很明顯,溫柔的同時,也自帶一股子英倫氣的紳士感,瞳孔間漂亮的天藍色清澈、無暇,破碎感很重。

和溫柔的人說話,自己也會不自覺變得溫柔起來。

“快一個月了。”

“學校裡要是有什麼問題需要我幫忙,可以隨時找我,這幾個月我在m洲有幾場巡演。”

“好。”

說起來,在這樣大亂燉的環境裡,碰到亞度尼斯這樣的,也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了。

隻是那話接完,大家又尬住了,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往哪看都是情敵,這叫人怎麼有交流的**?

不過,就這麼乾坐著也冇什麼意思。

盤子裡的水果,你一個我一個的,很快就見了底。

許墅撥拉著手機,突然抬頭,興致勃勃地開口:“現在人多,要不我們來一局狼人殺?輸的那方一會洗碗。”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在座的幾個“老成員”挑了挑眉!

上次在這玩過的有越頡、阿拉義、樸宰亨、宋辭四個。

人員變動倒是挺大的,這次一共十一個人,開一局應該也挺有意思。

“玩嗎?”

見大家冇有反應,許墅便瞧著他們又問了一遍。

“玩啊。”韶至身子放鬆,叼著煙往後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聲音略微有些含糊,調子卻低啞撩人。

阮羲和心口突突地跳了一下,總覺得一會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但是隨著越頡、阿拉義還有樸宰亨的應戰,這遊戲好像突然就變得非玩不可了起來

“一起。”

韶至單手托著她的腰肢,把人往身邊帶了帶,嘴角卻掛著挑釁的笑容:“宋先生玩嘛?”

“呦呦呦,玩啊,怎麼不玩,老子最喜歡狼人殺了。”宋辭撚滅了菸頭,脫了自己的西裝外套扔在沙發上,眼神落在韶至的手上,煩躁感一浪一浪地湧上心口。

韶至聞言隻是嗤笑一聲,眸子裡是滿滿的不屑。

“老九,一起啊。”

韶天塹聞言,身上瞬間起了雞皮疙瘩,他就知道韶至不會放過他!

蔫蔫地應了一聲:“好。”

至此,在場的人便算都參戰了!

阮羲和一開始想當法官來著,她要是參與遊戲,總覺得裡麵會有不少人情牌,但是韶至冇讓

“一起玩吧,誰抽到法官,就誰當。”男人輕輕捏了一下她的手。

“好吧。”

許墅寫了小紙條,大家伸手過去拿,一人抽了一張。

今兒個一共十二個人,一個法官,一個女巫,一個預言家,一個獵人,一個傻子,五頭狼,兩個平民。

第一局,許墅是法官。

遊戲開始。

“天黑請閉眼。”

“狼人請睜眼。”

亞度尼斯、越頡、韶至、宿泫然、葉朝顏睜開了眼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阮羲和小說,阮羲和小說最新章節,阮羲和小說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