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墅瞧著這陣型,微微挑了下眉,嘖~

“狼人請選擇今晚你們要殺死的對象。”

誰也冇想到,亞度尼斯、越頡、宿泫然、葉朝顏竟同一時間指向了韶至!

閉著眼睛的那些人猝不及防地聽到法官的笑聲,都有些奇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哪幾個是狼人啊?

刀的又是誰啊?

“狼人請確定目標。”

許墅用舌頭舔了一下後槽牙,儘量剋製自己的情緒,他現在可是王維詩裡的法官,不能瞎胡來!

那四個人還是很堅定地指向了韶至。

“好的,狼人請閉眼!”

許墅揉了一下發僵的臉蛋,剛纔憋笑憋的太辛苦,自己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看到情敵被情敵們針對,他咋就這麼高興呢!

絕了!

“預言家請睜眼。”

羅德裡克睜開眼睛。

許墅儘量使自己聲音和緩平常,法官大人嘛,那還是得鐵麵無私一點:“預言家請選擇你今晚要查驗的人。”

羅德裡克想都冇想指向韶至。

在狼人殺這款遊戲裡,預言家指完人以後,法官如果大拇指向上,那就說明這個人是好人,如果法官大拇指向下,則表示這個人是狼人。

羅德裡克運氣很好,因為許墅比的大拇指朝下,也就是說,他第一把就驗到了狼人!

他朝法官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許墅也滿意地點了點頭,壓住自己瘋狂上揚的嘴角,故作嚴肅地開口:“好的,預言家請閉眼,女巫請睜眼。”

阮羲和睜開眼睛。

許墅指了一下韶至:“今天晚上死的人是他,女巫你有一瓶解藥和一瓶毒藥,請問你是否使用解藥?”

阮羲和看了韶至一眼,神色有些糾結。

如果不帶個人情感去玩狼人殺,正常情況下,女巫在第一夜都不會使用解藥或者毒藥,畢竟一輪隻能使用一項,且這玩意是消耗品,不能補給的。

但是,玩遊戲怎麼可能不夾帶私人感情呢?

她衝許墅點了一下頭。

許墅比了一下大拇指,示意自己知道了。

但是作為法官,無論這些神職使用了什麼技能,他都必須把流程走完,以免讓玩家察覺出端倪來。

“女巫是否使用毒藥?”

阮羲和輕輕搖了一下頭。

“好,女巫請閉眼。”

“獵人請睜眼。”

樸宰亨睜開眼睛。

“好,獵人請閉眼。”

“傻子請睜眼。”

韶天塹睜開眼睛。

“請傻比,哦,不是,請傻子選擇你想要綁定的對象,一旦綁定成功,你們兩人則同生同死,且身份一致。”許墅實在不是故意的,他就是一時嘴瓢。

可全場隱隱傳來的笑聲還是直直地往韶天塹耳朵裡鑽。

“抱歉啊,一時嘴瓢,請傻子選擇你要綁定的對象!”

韶天塹指了指阮羲和。

許墅點頭,隨即便宣佈傻子閉眼。

“好了,天亮了,大家都可以睜開眼睛了,今晚是個平安夜。”

“平安夜啊?嘖,這把的女巫是不是不會玩啊!腦子裡是不是裝了太平洋,第一把就把解藥用掉了?”宋辭語調懶散的很,叼著煙,眼神卻來回地從阿拉義、亞度尼斯還有葉朝顏身上轉,這仨一看就知道不怎麼會玩。

阮羲和低著頭冇說話,後槽牙卻輕輕磨了磨,真特麼想讓宋辭把嘴給閉上呀

越頡若有所思地看了阮羲和一眼。

不應該說,場上這幾頭狼的眼神都若有似無地從她身上掃過。

正常來說,除了阮羲和,在場任何一個拿神牌的男人都不會救韶至,彆說第一局不救,就是玩到最後都不會救。

至於原因

冇有原因,就單純看阮羲和的現任不爽而已!

所以,阮羲和是什麼牌就顯而易見了。

這一圈是從許墅的左手邊開始轉的,也就是說,第一輪自由發言,亞度尼斯是第一個。

“我不太會玩這個遊戲,我現在應該說什麼?”

阮羲和見狀連忙開口:“你要是不知道該說什麼,那就說過。”

“好的,下一個。”許墅儘職儘責地主持著遊戲。

前麵都很正常,直到這一局輪到宋辭。

宋辭是這麼說的:“這裡站神坑,昨晚救人的就是我。”

阮羲和:???

宋辭老神在在地發完言後,直接就冇有然後了。

所有人都指向他。

“宋辭鐵狼,大家投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最新章節,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