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是有疑惑的,那天他也在現場嗎?不過他好端端的問她戒指做什麼?

幸虧那枚戒指白卿卿就帶在身上,很快她就從包包裡將戒指拿了出來。

“就是這枚。”白卿卿誠實的說道。

“丟掉。”戰墨深冷聲命令道。

“什麼?”白卿卿滿是不敢置信的問道。

“需要我再重複一遍嗎?我說讓你丟掉,給我丟的越遠越好!”戰墨深要求道,他看那枚戒指真的不爽很久了。

白卿卿看著那枚戒指,那根本不是她的東西啊,而是慕天養暫時交給她保管的。

白卿卿的手緊緊握成拳,正在想著應該怎麼辦。

“你可以繼續想,但是我必須要說一聲,或許下一秒,我讓你做的事情可就不是這些了。”戰墨深涼薄的聲音響起。

他已經抓住她的命門,她能做的除了妥協根本毫無辦法。

雖然她把戒指丟掉了,但是其實是為了救他,想必這個理由慕天養是可以接受的吧。

那樣想著白卿卿將戒指重重的丟出去,戒指呈一個拋物線丟進了一片及灌木叢中。

“如果,我是說如果,你要是敢去撿回來,那我告訴你,慕天養死定了。”戰墨深冷冰冰的威脅道。

這個女人這輩子就算是死都隻能戴著他給的戒指,而不是彆的任何一個男人。

戰墨深的話音落下,手機鈴聲響起來,他看向來電顯示,看到承鉉的名字,眉眼處染上一點笑意。

白卿卿看著戰墨深的一舉一動,這是她五年後見到他後,他最溫柔的一個表情,不知道這個表情是給誰的。

“承炫,找我有什麼事情?”戰墨深詢問道。

“知道了,我會早點回來的。”

“嗯,可以。”

戰墨深的簡單的說了兩句,掛斷電話,掛下電話的時候那張臉拉的老長了。

白卿卿的眉也是皺在了一起,澄萱這是一個女人的名字吧?而且他剛纔說會早點回來,是不是他們已經住在一起了?

“我不懂,你既然已經有了新的女朋友,為什麼還要繼續羞辱我?”白卿卿喃喃的說,得知他有新歡的這個訊息,她的心裡一下子閃過難堪,閃過煩悶。

他已經走出來了是嗎?他們曾經的兩年對於他而言可能早就已經是過去式,又或許當初的兩年裡他也未必動真心吧?不然他怎麼會命令裴默開槍打死自己的哥哥呢?

“怎麼?你是覺得我有了新歡,我就應該放你和慕天養雙宿雙飛了是嗎?白卿卿,你想得美。”男人靠近她,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說道。

兩人的呼吸在車廂內交纏在一起,氣氛一下子曖昧起來。

他放大的俊臉一點一點的靠近過來,白卿卿下意識的轉過頭,可是她的力氣怎麼可能大的過戰墨深。

很快她的下巴又被掰過來,男人的薄唇印下她的紅唇上。

“白卿卿,這一次這場遊戲是我說開始的,隻有我有說結束的資格!”

“如果你想慕天養最近幾天在牢裡過得舒服一點,那你給我乖乖的聽話!”

“明天依舊是這個時間,在這裡等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