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爺,想要怎麼做?”裴默期待的問,裴默很久不曾看到戰爺報複人,那個衛浩思真是倒血黴。

“不怎麼做,貌似我二叔快要六十大壽了吧。”戰墨深詢問問。

“是的,寄過請柬過來,時間就在明天,隻是戰爺一開始不是說不去嗎?”

“現在去,不僅要去,更加給他一份禮物。”戰墨深笑著說,心中開始期待明天的生日宴。

翌日清晨,白卿卿翹著腳從樓梯下來,想要上課去時,讓戰墨深攔住去路。

“戰先生,要做什麼?”白卿卿不解的問,眼看著快要遲到。

“今天請假。”

“為什麼?周望慕的事情都解決啦,上課很安全。”

“今天是我二叔生日,和我一起去看熱鬨。”戰墨深摸摸白卿卿的頭髮說。

“那行。”白卿卿爽快答應下來。

上午,造型師開始給白卿卿做造型,為遮蓋腿部讓硫酸潑到的紅腫,今天白卿卿穿的是一身藕粉色旗袍。

那樣鮮的顏色,配上少女十九歲的年紀,真是恰到好處。

戰墨深發覺白卿卿不管什麼造型都能讓他驚豔不已,才十九歲,出落的亭亭玉立,不知道再過幾年的她,將是什麼樣的風采。

“戰先生,那樣穿漂亮嗎?”白卿卿俏皮的在他麵前轉一個圈圈。

“一般般。”戰墨深看似無所謂的說,他不想讓她得意。

一切準備就緒,戰墨深牽著白卿卿的手上車,前往三號公館,那是目前衛景山住的地方。

衛景山近些年在衛氏有些實權,身邊恭維他的馬屁精不少,六十大壽這天,榕城有頭有臉的都來了。

白卿卿原本還不知道是哪個二叔,直到來到三號公館才知道是衛景山。

當下,白卿卿原本開心的臉有點拉下來,說道:“戰先生,怎麼來參加他的生日宴,人家一點都不喜歡他!”

“為什麼?二叔和你有仇?”看著小傢夥氣呼呼的模樣,戰墨深有些好笑的問。

“當然有仇,因為上回那個衛景山欺負你了。”白卿卿咬著下嘴唇說。

一想到他們一口一個野種,白卿卿恨不得上去和他們拚命。

正想著,衛景山和衛浩思走出來迎客,恰巧看到他們。

“呦,真是稀客,還以為不會來呢,想不到那麼厚臉皮,你該不會想著來我爸的生日宴上認識些生意上的客戶吧?”衛浩思看著戰墨深問道。

這個戰墨深越發讓他覺得深不可測,原本以為戰墨深和江逸扯上關係,輸得一定是戰墨深,誰知道他一直都好好的,反倒是江逸最近倒黴的讓他都看不下去。

好像任何人和戰墨深作對,下場都很慘,衛浩思的心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二叔的生日那麼熱鬨,榕城那麼多人都來,怎麼可以少的了我呢。”

“二叔,你的生日禮物,我要過會給你,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戰墨深牽著白卿卿,與衛景山擦肩而過的時候,留下意味深長的一句話。

“莫名其妙的不知道賣弄什麼心思。”衛景山覺得戰墨深不安好心,轉而看向衛浩思問道:“最近你冇做什麼事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