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墨深收到崔以雲的簡訊,才知道那個丫頭不聽他的話,居然偷偷溜去學校。

當他急匆匆趕到中醫科教室時,時間已經過去三十分鐘。

“白卿卿在哪裡?”戰墨深在教室環顧一週,找不到白卿卿,開始詢問起來。

同學看到他,認出他是白卿卿的未婚夫。

“白卿卿剛剛一直在教室,怎麼轉眼看不到啦?”

“看她是和周望慕出去的,似乎是說去教導處。”

隨著幾個同學嘰嘰喳喳的議論聲,戰墨深大致知道白卿卿的方向,連忙朝著教導處走。

“你們看看上麵那個痕跡,真是可怕!”

“可不是,為一個男的至於那樣嗎?”

在前往教導處的林蔭道上,戰墨深看到很多人圍著一塊地方。

靠近那塊地,看到地上那件外套的時候,戰墨深心裡咯噔一下,馬上把地上的衣服拿起,白卿卿曾經穿過這件外套,他不可能搞錯的。

“在這裡發生過什麼?衣服的主人在哪裡?”戰墨深詢問周圍的人。

“有兩個女的在這裡吵架,其中一個女的手裡拿著硫酸,真是可怕,最後都上醫院啦!”

“那可是硫酸,要是一個不注意直接毀容,救都救不了啊!”

“看看地上那些液體,都是她們吵架時掉下來的!”

戰墨深的眉緊皺,表情非常嚴肅,拿起那件衣服,朝著外麵走。

不可能,受傷的不可能是白卿卿,那個丫頭那麼機靈,一定可以保護自己。

儘管想是那麼想,可是戰墨深很緊張,很擔心有意外發生。

抵達醫院後,戰墨深闊步朝皮膚科走去。

“早上送來醫院那個女的家屬呢?病人傷的那麼嚴重,現在需要照顧!”

戰墨深走到皮膚科,聽到護士的話,早上送來的,那不是白卿卿嗎?

在走廊,戰墨深看到護士說的那個病患,全身讓白色繃帶綁住,看不到一寸皮膚,身上插滿管在輸液。

戰墨深離她隻有幾米的距離,可走過去感覺花儘所有力氣。

“是病人的家屬是吧?病人目前狀況不是很好,要多和她說說話。”護士建議道。

戰墨深點頭,張張嘴,隻覺得喉嚨乾澀澀的。

“冇事的,我在,隻要我在,一切都有轉機的。”戰墨深顫抖著嘴唇說。

戰墨深害怕白卿卿醒來不能接受那樣的自己。

“最近不要碰到水,不要吃辣的,不要喝酒。”護士帶著白卿卿從醫生辦公室走出來說道。

“瞧瞧,那是火災燒傷的,旁邊那個應該是男朋友,感情真深。”護士看到戰墨深在那個傷患旁邊,感慨道。

白卿卿眨眨眼,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戰先生,是不是認錯人?誤以為她讓周望慕潑硫酸潑成那樣?

“戰先生?”白卿卿走到戰墨深的身後,輕聲的說。

戰墨深一愣,把悲傷的情緒藏起,朝後看去。

白卿卿正帶著狡黠的目光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戰先生的話,人家都有聽到,我燒成那樣你都能不離不棄,真是感動呀。”白卿卿笑眯眯的說。

戰墨深的感情從來不愛外露,所以那是第一次白卿卿發現原來戰墨深那麼關心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