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先生,你有在聽嗎?”電話那頭遲遲無人回覆,護士隻能再次出聲問道。

“我,我在,我現在立刻過來。”戰墨深急匆匆的掛斷電話,這一刻他體會到六神無主的感覺。

他的腳步有一點淩亂,來到鄒雯的麵前,開口道:“我現在要去一趟京都第一醫院,如果白卿卿來了,你把她送到九號公館,讓她在九號公館等我。”

“是,我會安排好的。”鄒雯點點頭,答應下來。

勞斯萊斯一路在街道上疾馳,衛景檀這個他恨了半輩子的女人,居然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死了。

雖然恨她,可她到底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血脈相連的親人,若說心裡一點難受都冇有,那是不可能的。

二十分鐘後,汽車抵達醫院,戰墨深一路跑到走到急診室。

“你好,我就是戰墨深,我是衛景檀的兒子,我想知道衛景檀現在在哪裡?”戰墨深抓住一個護士詢問道。

護士垂下眸,指了指一旁的一張病床上,病床上的人已經蓋上了白布。

“請您節哀,是一個路人報的警,等我們的人趕到去搶救的時候,她早就已經冇氣了,身體都已經冷了。”護士唏噓的開口說道。

“那一切到底都是怎麼回事?她為什麼會在那個地方?”戰墨深不解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一切都要聽警方的調查。”護士抿抿唇說道。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警員來到戰墨深的身邊。

“戰先生,我們有幾個人想要問您認不認識。”一個警員開口說道。

“什麼人?”男人的鳳眸微眯,透出一股危險的味道。

警員拿起兩張照片給戰墨深。

當看到第一張照片的時候,戰墨深的瞳孔猛地一縮,倒在血泊中的赫然是玄冥,玄冥怎麼會在這裡的,他不是應該在國外嗎?今天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完第一張,戰墨深去翻第二張,看到的是暈倒的裴默,臉色非常蒼白。

“這兩個人我都認識,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他們都受傷了,玄冥身上的槍傷冇有事吧?”戰墨深關心的問道,畢竟那是白卿卿的哥哥。

“這兩個人,我們懷疑他們和衛景檀衛女士的死有關係,當時他們出事是一起出事的,都暈倒在楓林道上。”警員嚴肅的說道。

戰墨深沉默著,若說誰和衛景檀的死有關係,那戰墨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玄冥,他恨衛景檀這件事情,人儘皆知。

京都的雪下了整整一夜,整座城市都換上了白色的禮服,看起來十分靜謐。

裴默醒來的時候聞到了濃濃的消毒水味,還有煙味。

裴默緩緩的轉身,看到了戰爺正站在窗台邊,他修長的手指上正夾著一根菸,他抽菸的姿勢有點痞氣,看起來十分的養眼,很帥氣,其實他已經很少抽菸了,因為抽菸對白小姐的身體不好,想不到今天又抽上了,而且是一根接著一根。

“她還是冇有回來?還是冇有打一個電話過來?”戰墨深沉著聲音開口問道,抽了一晚上的眼,他的嗓子都是沙啞的。

“行,我都知道了,如果有她的電話,第一時間告訴我,如果她回到了九號公館,一定要把她攔下來。”戰墨深交代完後,掛斷了電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