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望慕聽到白卿卿的問題,原本在走的動作一頓,但是很快露出一個笑容說道:“是我瞎說的,因為想著樓上那邊有人種花,肯定有花瓶。”

“原來是那樣。”白卿卿點點頭,這個理由是說得通的。

等等!

花瓶可以是猜的,但是以雲讓花瓶砸中手的事,她是怎麼知道的?

那件事情,白卿卿誰都不曾說起,連老師都不知道,周望慕總不至於都是瞎猜的,而且猜的那麼準吧!

白卿卿心中有一個答案快要呼之慾出,可她想不明白,周望慕為什麼要對她動手,她們間分明無冤無仇!

“滋滋~”包包裡麵傳來手機震動的聲音。

白卿卿從包包裡拿出手機看起來。

【卿卿,阿瑜黑進網吧的監控查到是誰發的帖了,是一個我們根本不曾懷疑的人——周望慕。】

【真不知道那個丫頭抽的什麼瘋,那麼針對我們,想當初她的成績可是我們提升的,真是良心讓狗吃了!】

微信上麵是崔以雲的資訊,兩條資訊足以證實白卿卿想的都是正確的,真的是周望慕乾的。

此刻白卿卿後背讓冷汗浸濕,周望慕很恨她,恨不得一個花瓶直接把她砸死,那現在將她帶到那麼一個根本看不到半個人影的地方來是想做什麼?

“卿卿,怎麼不動呀?”白卿卿的身後傳來周望慕陰惻惻的聲音。

通過暗掉的手機螢幕,白卿卿看到周望慕站在她的身後,手中拿著一瓶東西,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肯定是用來對付她的武器。

與其逃,不如化被動為主動,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白卿卿迅速的轉身,想要將周望慕手中的東西搶過來。

周望慕一時來不及察覺,差點真的讓白卿卿搶走手中的硫酸,當下她們兩個人都牢牢的抓著那瓶硫酸,誰都不肯主動鬆手。

“白卿卿,想不到你還真聰明,那麼快懷疑到我頭上。”周望慕抓著那瓶硫酸,惡狠狠的說,眼中再也看不到偽裝的溫順善良。

“為什麼要發帖,為什麼要用花瓶砸我?”那是白卿卿最想不通的事,以前在教室,她們幾乎都不交流的。

“虧你好意思說,怎麼你那麼犯賤呐!”

“江逸學長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氣,可你居然敢拒絕,敢傷江逸學長的心,僅憑這點讓你下地獄都不為過!”周望慕嘶喊道。

白卿卿皺著眉,想不到又是因為江逸的事。

在爭吵間,硫酸瓶的瓶蓋掉下來,要是那一整瓶濃硫酸潑在身上,不痛死,都要掉層皮。

“周望慕,請你正常點,不管你做什麼江逸都不可能感謝你的,可你有大好的青春年華,不要為他犯罪!”

“去死,你去死!你們居然敢在晚會嘲諷江逸學長!”周望慕瘋狂到根本聽不進去任何話。

崔以雲發送資訊給白卿卿,可是久久等不到白卿卿的回覆,那個時候崔以雲有種預感,卿卿要出事。

當下,崔以雲通過支付寶的賬號,向戰墨深發資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