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聲音,戰斯禦轉身朝後看去。

看到白卿卿,戰斯禦的嘴角露出一點溫暖和煦的笑意。

“未來嫂子,你來了啊。”話落以後,戰斯禦的眉眼垂下來,他開口道:“聽說,我做了對不起你們的事情,是嗎?”

白卿卿一步一步朝著戰斯禦走過去,距離他三步的距離,她開口道:“你真的什麼都忘記了?”

戰墨深在白卿卿走過去的時候,緊緊跟在她的身旁,生怕戰斯禦突然的發瘋傷害到她。

戰斯禦搖搖頭,道:“是不是他又出來了?我不是有意的,我一直都有吃藥在對抗他,但是我太弱了。”

“戰斯禦,你為什麼從來都冇有和我們說過那個他的存在?”白卿卿開口問道。

“因為,因為我怕你們會嫌棄我,我的身體裡還有另外一個人,你們會不會覺得非常噁心,非常奇怪?”戰斯禦不安的問道。

“纔不是!你纔不是怕我們嫌棄你,其實你是把那個叫做戰勝的男人當做你的靠山吧,你會把你在白天所受到的委屈在晚上通通都和他說,讓他替你報仇,在你憤怒在你無助的這種感情的滋養下,他纔會越來越強,不是嗎?”白卿卿反問道。

戰斯禦緊緊閉著嘴,他的手不住的相互揉搓在一起,他很緊張,很害怕。

“戰斯禦,你從來都冇有打開過自己的內心,也難怪你從來都冇有朋友,你隻會利用人,你連你自己都利用!”

“他們說你有兩個人格,或許現在的你是軟弱的是無助的,但是你也一樣的壞!”

“我是不會原諒你的,因為你,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就衝這一點,我永遠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白卿卿情緒激動的說。

戰斯禦皺著眉,抬眸看向她,道:“那你又能拿我怎麼樣呢,那個叫做易厲的人或許確實因我而死,但是我是個神經病,法律製裁不了我。”

白卿卿看向他冷冷的笑了,她道:“法律確實製裁不了你這樣的瘋子,但是精神病院可以,你就永遠的留在這裡吧,這裡和坐牢又有什麼兩樣呢。”

戰斯禦的手緊緊的握成拳。

白卿卿轉身,準備離開了。

但是下秒,戰斯禦牢牢抓住她的手。

“白卿卿,我錯了,我不該那樣的,我不該害死你的朋友的,你和戰墨深求求情,你們放我出去可不可以?戰墨深,戰墨深是我親哥啊,你們讓我出去,如果一直讓我在這邊,我會死的,我真的會死的!”戰斯禦苦苦的哀求道。

白卿卿一點都不留情的揮開戰斯禦的手,人做錯事情,原本就是應該付出代價的。

洲際酒店內,司從霜看著最近的新聞,紅唇勾起一抹笑。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原來她不過是戰墨深的一枚棋子啊,她原本以為這一次戰墨深翻不了身了,誰知道他輕輕鬆鬆的躲過了所有的明槍暗箭。

這樣的男人確實非常能吸引人。

司從霜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你在樓下等我,待會送我去一趟綠地度假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