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話落的那一瞬間,看到飛機上的一份報紙,他拿起報紙看起來。

【戰氏集團現任總裁戰政,與十二月二十五日死於車禍,意外身亡。】

玄冥的心一下子提起來,戰政死了?死的那麼突然?

那個小姑娘那麼黏她的哥哥,隻怕現在眼睛都要哭瞎了吧?

他冇由來的開始擔心起來。

“在想戰若?玄冥你該不會是喜歡上戰若了吧?”慕天養笑著問道。

玄冥氣的瞪他一眼,開口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怎麼會喜歡上戰家的人。”

“那你剛纔看到這個新聞,為什麼臉上都是關心的表情?”慕天養不死心的詢問道。

“那是,那是因為至少戰若曾經幫過我,我勉強不恨她而已。”

“那就行,你可千萬不要喜歡上她,一個月兒喜歡上戰家的人已經夠讓我累的了。”慕天養再三的警告道。

白卿卿和戰墨深送走特木爾準備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戰墨深把特木爾的那句話聽進去了。

特木爾說他下一回來到京都應該是她和他的婚禮,他們兩的婚禮是不是真的應該提上日程了?不然戰墨深總感覺夜長夢多。

隻是這個求婚的儀式應該怎麼做,實在是有點為難戰墨深,他是一個鋼鐵大直男,能想到的東西,無非是燭光晚餐和送花,但是這樣的求婚儀式未免有點不夠浪漫。

戰墨深自己想不出來,把這個難題丟給了辦公室的一眾秘書特助,他要求這一個月的時間,每一個人都要想出一個求婚儀式來,且越浪漫越好,提案得到戰墨深肯定的人,還能得到一筆不菲的獎金。

時間在慢慢的流逝著,白卿卿前幾天去警局看了上官靈欣,因為這一次的刺殺事件,她幾乎失去了所有的東西,名聲地位,全部都失去了,但是她並不後悔。

白卿卿可憐她,去問了律師關於她的情況應該怎麼辦。

律師有點為難,上官靈欣當眾刺傷戰斯禦是人人都能看到的事情,想要無罪很難,很有可能是要被判刑判個幾年的。

聽到這個結果,白卿卿隻覺得唏噓不已。

在這個期間,戰斯禦的測謊報告也出來了。

那份測謊報告是送到了戰墨深的辦公室,剛巧白卿卿那個時候也在辦公室,所以他們是一起看到的。

根據測謊儀以及很多業界專業的精神科醫生鑒定,都可以確定戰斯禦確實失去一部分記憶,而且也證實戰斯禦確實是有兩個人格。

“我想去親自看一眼戰斯禦。”白卿卿和戰墨深說道。

“嗯,我和你一起。”戰墨深同意下來。

這天他們提前下班,一起前往京都第一醫院的精神科,在戰斯禦的病房外麵站著好幾個警員。

戰墨深和他們說明來意,他們打開房門讓他們進去。

一個月的下午,才五點鐘,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天空陰沉沉的。

戰斯禦坐在輪椅上,往著窗戶外麵的風景。

“戰斯禦。”白卿卿輕聲的喊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