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那麼一個意識以後,白卿卿猛地睜開眼睛,入目是色調高冷的主臥,她轉頭卻發現床上根本冇有戰墨深的身影了。

他還生著病,隨時都有可能頭痛複發,他是去哪裡了?

白卿卿一下子坐起來,連拖鞋都來不及穿上,直接朝著外麵跑去。

她最先去的地方是書房,但是書房內不見半個人影,她快速的朝著樓下跑去。

“管家姐姐,管家姐姐,戰先生在什麼地方!”白卿卿一邊跑,一邊問道。

“白小姐,不要急,我在教戰爺做飲料呢,還彆說,這個聰明的人啊,不管學做什麼都是特彆快,隻要我一說他馬上就能做出來,一點失誤都冇有。”管家從廚房裡走出來說道。

伴隨著管家走出來,戰墨深穿著一件圍裙也從廚房走出來。

看到他好好的,白卿卿放心下來,同時心裡有點愧疚,好像從前都是她先走的,而他醒來以後看不到她一定很害怕,一定很擔心吧。

戰墨深的手中拿著一杯自己做的草莓奶凍,他道:“是管家說的,說現在的女生都喜歡喝這個,我第一次做,你來嚐嚐。”

“嗯。”白卿卿點頭答應下來。

戰墨深朝著白卿卿走過去,隻是在看到白卿卿冇有穿拖鞋時,眉頭皺起來。

他把草莓奶凍塞到白卿卿的手裡,然後一把將她公主抱抱起來,道:“我先帶你去穿鞋。”

兩人的相處模式,在不知不覺間彷彿又回到了從前在榕城在承錦苑的時候。

“戰先生,你是不是想起來什麼?”白卿卿喃喃的問道。

“冇有。”戰墨深搖搖頭,雖然裴默都和他說起過,但是他冇有印象,隻是他覺得做出這樣的事並不奇怪。

接下來的幾天,兩人的生活一直都是這樣,戰墨深會早早的起床給白卿卿做上一杯飲料,然後去批改戰氏集團的檔案。

隻是戰墨深一直都冇有去公司,公司裡難免的傳出風言風語。

有人說戰墨深的身體不太好。

有人說戰墨深犯事了,不在國內。

總之各種各樣的聲音都有,但是普遍的都不是什麼好訊息。

白卿卿也並不在意那些傳言,她的心思全部都在日期上麵,她看向日曆,今天距離上一回發病是過去了十天,距離發病的時間越來越長了,戰墨深很有可能快要成功了。

隻是這最後一次必須成功,一旦失敗那就是前功儘棄了。

下意識的白卿卿摸了摸自己口袋裡的黑色藥丸,上一次她還想著如果戰墨深熬不過去了,是不是應該給他用上一顆,但是戰墨深比她想的意誌更加堅定,希望這一次也是如此。

晚上,兩人一起吃過晚餐,正在客廳裡一起看電視。

“卿卿,上回你從上官靈欣那兒帶過來的藥都放在哪裡?”戰墨深突然的問出這個問題。

“問這個乾什麼?”白卿卿有點防備的問。

“單純的問問而已,可以給我看看那個藥嗎?”戰墨深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眸看向白卿卿。

從他的眼睛裡,白卿卿看到了一絲狂熱的渴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