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我隻想自己一個人安靜的待一會兒,你不用理我。”書房裡麵傳來了戰墨深隱忍的剋製的聲音。

“你是不是頭痛發作了?”白卿卿站在外麵詢問道。

戰墨深不再說話,他的頭已經痛到讓他說不出話來,第一次他發現想要戒掉這個其實一點都不簡單!

“戰墨深?戰墨深!”

“你不是說好讓我陪你一起戒的嗎?為什麼現在連門都不開!”白卿卿在外麵大聲的喊道。

戰墨深搖了搖頭,他不想,不想讓她看到自己那麼狼狽的一麵。

“開門!”白卿卿使勁的用手拍著書房的門。

一旁的管家看著著急的不行,她急匆匆的跑下樓,再是急匆匆的跑上來,氣喘籲籲的說道:“白小姐,給您,這個是書房的鑰匙!”

白卿卿接過鑰匙開始嘗試著打開書房的門。

“哢嚓。”

伴隨著哢嚓的一聲,書房的門打了開來。

書房的燈冇有開,環境很昏暗,戰墨深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他的背影無邊的寂寥,他正在用手死死的摁著自己的太陽穴。

“你還好嗎?”白卿卿來到戰墨深的麵前,滿是關心的問道。

“其實也還好,一點都不難受,你不過來,我也能一個人熬得過去的。”戰墨深低垂著頭,咬著牙說道。

白卿卿的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她知道他是裝的,他隻是不想讓人擔心而已,這個東西哪裡是有那麼容易戒的,在她科研室辦公室裡的那幾隻老鼠和兔子,在得不到麝香的第兩天直接用頭撞在鐵籠,直到撞得頭破血流,死去為止。

“我會陪著你的,這段時間我一直都會陪著你的。”白卿卿牢牢的抱住戰墨深,在他的耳邊不斷的說著這句話。

痛苦又難熬的一夜,緩慢的過去。

上一次戰墨深的頭疼隻持續了一個小時,但是這一次持續了五個小時,白卿卿不知道下一次會是多久,她隻知道每一分都是煎熬的。

早上,戰墨深醒過來的時候是在自己的臥室,白卿卿就在他的床邊坐著睡覺,她應該是想時刻守著自己,隻是她太困了,一時間忍不住所以睡過去了。

戰墨深放輕聲音,動作輕緩的把白卿卿放到床上,然後慢慢的下樓。

“戰爺,早安。”管家畢恭畢敬的說道。

“嗯。”戰墨深走到廚房裡麵。

“戰爺,鄒雯助理送來的檔案我已經放在書房了。”管家提醒道,按照戰墨深平時的流程,他醒來以後一般都會去看一眼這一天要處理的工作。

“好的,我知道了。”戰墨深點點頭,轉而看向管家說道:“你的廚藝不錯。”

“啊?謝謝戰爺誇獎。”管家有點不知所措的說道,被那麼帥的男人誇,她覺得她的心跳都要快上幾拍。

“可以教我做一頓豐富的早餐嗎?我想給白卿卿做。”戰墨深開口詢問道。

“這個當然可以。”管家忙跟著戰墨深一起走進廚房。

二樓主臥內,白卿卿一個轉身察覺到不對勁,她坐在椅子上睡的,怎麼能轉身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