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媽媽?”葉芯不解的皺眉,怎麼好端端的又把親家母給扯進來了。

“是的,對不起大家了,這次是我糊塗,被我媽牽著鼻子走,不過我媽也是為我好,我媽媽看我剛剛死了丈夫,啊笠又要結婚了,我媽擔心婆婆你隻喜歡新來的媳婦,不喜歡我了,所以才做出這樣的錯事。”

“許念,我代替我媽像你說一聲對不起。”喬槐看向許念說道。

“伯母是行動不便嗎?不能親自過來和我說一聲對不起嗎?畢竟我因為她差點一輩子的幸福都毀掉了。”許念淡然的說道,但是話裡的意思可是半點都不饒人。

喬槐僵持在地上,死死的咬著唇,讓她的媽媽來和許念這個卑微的丫頭道歉,她媽不得氣死嗎?

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她們娘倆壓著許念和許唸的媽媽,什麼時候輪得到她們翻身把歌唱了?

喬槐委屈的看向盛笠,眼眶中有淚水浮現出來。

“夠了,吵個冇完了是嗎?盛家是你們的戲場嗎?這次的事情到此結束!”盛笠直接發話道,畢竟是從小在一起長大的情分,他還是不忍把喬槐逼上絕路。

因為有了盛笠的這一番話,這次的事情終於落下帷幕。

“我公司裡還有一點事情,我先回去了。”話落,盛笠朝著外麵走去。

“喬槐,這次是盛笠幫你說話,我們這纔算了的,下一次神智清楚點,可不要再做那種讓人不開心的事情了。”葉芯留下這樣一句話,同樣朝著外麵走去。

葉芯這一次對喬槐的印象可以說是跌到穀底了。

陸陸續續的,所有人都離開了,迴歸到自己的工作崗位,或者是學校。

偌大的客廳內,隻剩下許念和喬槐。

“得意了吧?這一場仗,你打的可真是漂亮!”喬槐憤怒的等著許念說道。

“我有什麼可得意的,我隻覺得真是可怕,在十多年前,你媽也是用這一招把我媽逼到絕境的。”

“喬槐,我永遠都記得那一天,你的那個賤貨媽帶著一個道士來到我家,對我爸說,我是一個賠錢貨,而你是天之嬌女。”

“我現在可以深刻的感受到那個時候我媽的絕望和孤獨。”

“隻不過喬槐,你搞錯了一點,我媽從前是一個千金大小姐,什麼心機都冇有,自然會被你媽耍的團團轉,但我不是,我從小就是在爭奪,在陰謀裡長大的孩子,我不會去故意害人,但是如果你想要故意害我,你還嫩著呢!”

許念話落,踩著高跟鞋,一步一步的離開盛家老宅。

喬槐死死的盯著許唸的背影,那目光猶如眼鏡毒蛇那般陰冷。

“許念,我就是拚了我的命,我也不會讓你嫁給盛笠的,從前我能從你手中搶走一次盛笠,現在照樣可以。”喬槐咬著牙說道。

時間很快來到第二天,距離盛笠和許念訂婚還有兩天的時間。

但是就在他們訂婚的前一天,京都又發生一件大事,那就是上官靈欣召開了一場轟動整個京都的釋出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