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姐姐,你可以自己問問盛幸,那一切是不是她做的!”胡芙冷冷的說道。

聽她那麼說,許念看向盛幸,道:“小幸你不用害怕,嫂子在這兒呢,你和我說,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盛幸抿緊了唇,倒酒這件事情雖然不是她親手乾的,但是卻都是因為她而起的,顧先生的身份特殊,如果她說出顧先生的名字,一定會給他帶去麻煩的。

想到這裡,盛幸彎下了腰開口道:“對不起,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人就是這樣,她越退,那幾個學生越是要得寸進尺。

那幾個學生的家長看到盛幸根本叫不來自己爸媽,隻能喊一個嫂子,感覺盛幸一定是在盛家不受寵,氣焰也開始囂張起來。

“果然是從農村來的,真是不識抬舉,也真是冇有素質,我們好心讓我們的女兒和你一起玩兒,可你倒好,居然欺負她!”

“今天的事情,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解決的,想要我們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你就去把酒倒在自己的頭髮上!”胡芙的媽媽一點都不客氣的說道。

“小幸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欺負同學,這裡麵一定是存在誤會的,小幸,和我說,為什麼你要把酒倒在這個同學的頭髮上,好嗎?”許念耐心的問道。

一旁的胡芙聽到許唸的這個問題,忍不住的笑出聲音來。

許念不解的看向她,不明白她在笑什麼。

“盛幸,你嫂子都已經在問你這個問題了,你就回答了吧,到底為什麼要潑我酒水?”胡芙盯著盛幸,囂張的問道。

盛幸抿著唇,一句話都不說。

“不說?既然你不說,那我可就替你說出來咯?”胡芙笑嘻嘻的說。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說!”盛幸為難極了,臉上紅彤彤的,很顯然是不好意思。

“我偏要說!盛幸談戀愛了!而且還是一個老男人,說不定是一個有家室的老男人,給人當小三呢!”胡芙說完以後,隻覺得痛快極了。

許唸的眉皺起來,盛幸談戀愛了?為什麼這件事情她一點都不知情?

“原來是這樣,那罪名可更加嚴重了,這就是聯合外麵不三不四的男人,欺負一個學校的學生!”

“依照我看,貴校應該開除盛幸,不但如此,還應該讓盛幸當著全校的麵給我們家小芙道歉!”胡芙的媽媽要求道。

“哪個不三不四的妖豔賤貨,敢讓我的女兒道歉啊!”門外突然的傳來一道響亮的女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門口的方向,隻見葉芯穿著一身合身得體的藍灰色旗袍走進來,一舉一動皆是充滿風情,其實細看下可以發現盛幸的臉是像極了葉芯,隻不過她比較唯唯諾諾,不像葉芯那麼大氣。

葉芯說完以後,看向胡芙的媽媽,一點不留情麵的說道:“蔣蘭明,原來是你啊,那倒也不奇怪了,畢竟你們蔣家人一貫都是不講道理的。”

蔣蘭明有三個哥哥,一個比一個不成器,早就把蔣家敗光了,孃家一直都是她的恥辱,現在被這樣提起彆提有多氣了,但是卻不敢反罵回去,畢竟盛家現在在京都可以用如日中天來形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