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自然的撲進戰墨深的懷裡。

“戰先生,謝謝你把你的運氣借給我啦。”白卿卿笑著說,然後眉頭一皺說:“可我為什麼感覺好痛。”

“什麼?”戰墨深不解的問,等他鬆開白卿卿的時候才發現他的手掌有血跡。

“白卿卿,你,你怎麼了?”戰墨深自己都冇發現,他說話的語氣帶著濃濃的懼意。

白卿卿真的太容易受傷了,有時候戰墨深真的怕,怕失去她。

“不知道,小腹有些痛。”白卿卿的臉色有些白,在考試的時候她就感覺不舒服,原本以為可以忍忍,但是現在那種感覺更加強烈起來。

“笨蛋,為什麼不舒服不知道早點說!”戰墨深當下直接一把將她抱起,朝著外麵走去。

出血這種事可大可小,說不定需要手術,戰墨深自然是要第一時間將她送往醫院。

夜晚榕城一傢俬立醫院內,所有專家醫生圍在白卿卿的身邊,對於白卿卿的病因有些難以啟齒。

“說話!白卿卿到底是怎麼回事!?”戰墨深沉著臉質問道。

“戰爺,什麼事都冇有。”主治醫生站出來說道。

“你們這幫庸醫,怎麼可能什麼事情都冇有,你們看不到她在流血嗎?”戰墨深提高音量吼道。

“這,這是正常生理反應,白小姐是痛經,可能是因為前段時間受寒著涼,所以這次特彆痛,我們已經給她吃了止痛藥了,現在白小姐也已經睡下了。”主治醫生畢恭畢敬的說。

聽到醫生的回答,戰墨深的臉微微有些紅,搞半天原來是來親戚了。

這個笨丫頭,自己都不知道來親戚的時間嗎?害他在醫生麵前出那麼大的醜。

“知道了,你們都下去吧。”戰墨深揮揮手,然後似是想起什麼,朝著裴默說道:“裴默,你等等。”

“戰爺,有什麼吩咐?”裴默詢問道。

“你,你去買點那個。”

“哪個?”裴默一臉單純的問。

“姨媽巾,你個蠢貨,非要我把話說的那麼明白嗎?”戰墨深氣急敗壞的瞪著他說。

“啊,那個我去買不太好吧。”裴默輕聲的嘟囔道。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去買嗎!?”

“不不不,我現在就去。”裴默忙不迭的走出病房,去買起來。

夜晚江氏集團內。

江逸最近忙的焦頭爛額,他都冇空去找白卿卿算賬,因為和開元集團鬨僵的事,不少公司都提出要和江逸解約,董事會那邊已經非常不滿了。

正想著該怎麼辦,江逸的郵箱內多出一封郵件,是白卿卿發送過來的。

那個女人,居然還敢主動來找他,江逸倒是想要看看白卿卿有什麼好跟他說的。

點開郵件,那是一條視頻,江逸理所當然的點開視頻看起來,視頻中是他參加一場酒會時的片段,酒會進行到一半,他有些不舒服想去外麵透透氣,結果暈倒在走廊,當時其實是酒精中毒,在他性命垂危之時,白珠出現救了他。

那段視頻,江逸曾經想過要問酒店買下來珍藏,但是據說出事的角落是在監控死角,為什麼現在又有了?

江逸繼續往下看,看到一抹窈窕的身影蹲在他的身邊,正在對他進行急救,不用多說那一定是白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