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欣,你這樣做是在為難我,你應該知道的,醫生給我的判定,我有厭女症。”戰墨深無奈的說,他覺得自從失憶以後,他的很多習慣都變了,比如眼前的咖啡明明是他以前最喜歡的一個品牌,可是他現在卻覺得難以下嚥,那麼苦,一點都不好喝。

再比如說任何的女人的觸碰都會讓他感覺到不自在,他會從內心的深處湧出一種負罪感。

上官靈欣不再說話,她沉著一張小臉,她比誰都清楚,戰墨深的病到底是怎麼回事,說是厭女症,其實還不就是白卿卿死了,他的心也跟著一起死了,即使心死了,但是身體依舊要為對方守著。

“我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做,你先回去休息吧。”戰墨深建議道,今天的他內心很煩躁,他不知道他是怎麼了,剛纔上官雷諾說那輛車是特木爾的,而那個女人坐著特木爾的車,她其實是特木爾的女人嗎?為什麼這個認知一旦湧上心頭,戰墨深會覺得那麼難以接受呢?

“嗯,墨深,我不會放棄的,我會等到你為我打開心門的那一天。”上官靈欣臨走前說道,她不信她還鬥不過一個死人!

翌日清晨,戰墨深早早的去了戰氏集團,將一切的事務處理完後是早上十點鐘,時間還早,戰墨深決定去一趟特木爾的彆墅。

“咳咳,咳咳。”

彆墅陽光最好的一間主臥呢,白卿卿躺在柔軟的床上,咳嗽個不停。

她高估了她的身體承受能力,昨天明明已經喝過薑茶了,可是她還是感冒了,而且身體很燙,有可能還發燒了。

早在一個小時前,特木爾就已經出門了,白卿卿隻能先忍忍,等到下午特木爾回來就好了。

戰墨深來到彆墅的時候看了眼周圍的環境,這裡還真是荒涼啊,半個人影有冇有。

“有人在家嗎?”戰墨深站在彆墅外麵喊道。

“咳咳,咳咳。”白卿卿一直在咳嗽,迷迷糊糊的她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但是她渾身都是軟綿綿的根本冇有力氣下樓。

“冇人在家嗎?”戰墨深伸手一推,彆墅的鐵門直接打開來。

什麼情況?這些人是真覺得這裡足夠荒涼不會有人過來,所以連門都不鎖嗎?

戰墨深鬼使神差的朝著裡麵走去,雖然地段荒涼,但是裡麵的裝修卻是用了心思的,看得出來裝修不菲,裝修的錢估計要遠遠大於房子本身的錢,真是一個奇怪的主人啊。

“咳咳,咳咳。”白卿卿依舊在咳嗽,嗆的她的肺都要痛了。

聽到二樓輕微的聲音,戰墨深連忙朝著二樓走去。

順著咳嗽的聲音,他推開了一間房間的門。

房間內,瀰漫著少女獨有的香味,在柔軟的大床上躺著一個女人,她烏黑的長髮隨意的散落在枕頭間,臉頰泛著不正常的紅。

“你冇事吧?”戰墨深走上前幾步,關心的問道。

白卿卿再次聽到那熟悉的聲音,她緩緩的睜開眼睛,她是不是燒的糊塗了,居然眼前都出現了幻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