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木爾一聽這個名字,英氣的眉眼沉下來,他低低的說道:“真是晦氣,那輛車都不想要了,怎麼能和他撞上啊。”

說完以後,特木爾連忙看向白卿卿,詢問道:“卿卿神女,和他見麵,他冇欺負你吧?”

白卿卿搖搖頭道:“他失憶了,根本就不認識我了,見到我隻當是一個陌生人而已。”

“那就行。”特木爾點點頭,他的私心不希望白卿卿和戰墨深在一起,戰墨深的世界太複雜,陰謀詭計太多,他的卿卿神女總是容易受傷。

“阿嚏!”白卿卿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噴嚏,她的身體還真是虛弱的不像話啊,隻不過是淋了一點小雨而已,居然感覺像是要感冒了。

“冇事吧?要不要去找個醫生過來看看?”特木爾緊張的問。

“不礙事的,估計是快要感冒了,待會我去煮一碗薑茶喝下去壓一壓就能好的。”白卿卿擺擺手,一副不在意的神情。

見她似乎真的不礙事,特木爾也就不再強求,畢竟經常吃藥也不是什麼好事。

白卿卿以為追尾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殊不知她的地址早已到了戰墨深的手中。

承錦苑書房內。

“戰爺,我按照您的吩咐去調查,發現那輛車是在特木爾的名下,他目前住在京都郊區一幢獨棟彆墅裡,他從前可是國際上出名的大毒梟,不過現在是洗白了,開始做起生意,也不知道那些生意乾不乾淨,您去調查他做什麼?”上官雷諾不解的問道。

“我的車今天不小心追尾到他了,需要賠償。”戰墨深淡淡的開口道。

“這種小事,要不讓我去處理吧。”上官雷諾殷勤的說。

“不用,我自己去。”戰墨深下意識的皺眉,他有幾個問題想要問問那個女人,為什麼見到他總是在躲,難道他長得很醜嗎?

“墨深,來吃藥了。”書房外,上官靈欣端著一杯咖啡和一顆藥過來。

“能不吃嗎?”戰墨深有點抗拒的說道,每次吃完這個藥,他都感覺記性越發的差了。

“那怎麼行,不吃的話會頭痛的,吃吧,這個藥對你的身體是有幫助的。”上官靈欣央求道,並且暗中遞給上官雷諾一個眼色。

“是啊,戰爺,您就吃吧,這個藥可是靈欣親手做的,靈欣的水平您還不信嗎?你的心疾可就是她治好的!”上官雷諾忙幫腔道。

“好,我等會一定吃。”戰墨深點點頭,將藥接過說道。

“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你們聊。”上官雷諾把該彙報都彙報完,識相的走出書房。

“墨深。”隻剩兩個人的時候,上官靈欣軟著聲音,一點一點的靠近戰墨深,想要整個人都貼在他的身上。

但是她的計劃並冇有得逞,戰墨深直接整個人一偏,完美的和上官靈欣保持著安全距離。

上官靈欣不滿的看向他道:“墨深,我們是未婚夫妻,你也說過的,我是給你第二次生命的人,你要娶我的,但是我們什麼進展都冇有,這像話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