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到來一切都是靜悄悄的,淩晨一點鐘,白

卿卿冇有睡,她輕輕的打開房間的門,朝著外麵走去。

躡手躡腳的,她來到戰墨深的客臥門口,握住門把手,輕輕的將門打開來。

她心裡很清楚這樣並不會吵醒戰墨深,因為晚上給他喝的山藥排骨湯裡是加過料的,裡麵的草藥有鎮定和昏迷的成分,不會對人產生害處,但是卻會讓人昏昏沉沉的睡很久,根本吵不醒。

客臥的床上,戰墨深正平穩的睡著,白卿卿手中拿著一個醫藥箱,慢慢的來到他的床邊坐下,透過月光她能清晰的看到他的臉,鬼斧神工般的五官,挑不出半點錯誤。

明明他是她殺母仇人的兒子,可是白卿卿發覺她是真的恨不起來他,隻要他一出事,她就會不受控製的擔心。

看著時間不早了,白卿卿小心翼翼的解開戰墨深的睡衣,找到肩膀處的傷口,解開繃帶。

白卿卿知道裴默不會說謊騙自己的,戰墨深一定是傷的很重,既然這樣的話,最好繃帶要常換,防止滋生細菌。

儘管白卿卿的心裡已經有準備,可是親眼看到戰墨深肩膀處的傷口時,依舊是覺得觸目驚心,這個笨蛋,傷的那麼重,那天居然敢整理一整個薔薇花牆,也不怕肩膀真的廢掉!

拿出消炎止痛的藥粉,白卿卿一一塗抹上去,然後拿出乾淨的繃帶,再次給他繫上去。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直到最後的時候,白卿卿感覺到腰中一緊,有一隻大手一把拉過她的腰,以至於她整個人朝下撲去。

最後唇瓣穩穩的落在那片薄唇上,白卿卿滿是不敢置信對上一雙含著笑意的眸子。

戰墨深絕對是故意的!白卿卿快速的從戰墨深的身上坐起來。

“你——”白卿卿疑惑的看著他,不應該啊,明明親眼看著他喝下的山藥排骨湯,而且她的力道不大,不可能把他驚醒的。

“不是說不在乎我,為什麼半夜要闖進我的房間,為什麼要給我包紮傷口,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為什麼要親我?”戰墨深笑著詢問道。

白卿卿被那一個一個問題轟炸的大腦一片空白。

她氣呼呼的開口道:“誰親你了,是你太卑鄙使用手段,我是不小心的,至於包紮傷口,那純粹是我閒的冇事乾,拿你當做小白鼠做實驗呢。”

“合著還是我的不對了?”戰墨深詢問道。

“嗯啊!”白卿卿重重的點頭。

“那我把那個吻還給你好不好?”

話落,戰墨深一把扣住白卿卿的後腦勺,強勢的欺壓而上,這個吻裡濃濃的都是他對她的愛意和思念。

白卿卿在掙紮,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她的手不自覺的圈上他的脖頸。

一吻畢,兩人均是氣喘籲籲。

“為什麼,我不懂為什麼你能清醒過來?”白卿卿詢問道,難道是她的草藥不靈了嗎?

戰墨深牽住白卿卿的手,將她的手放到自己心口的位置,他道:“這裡很疼,疼的睡不著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