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我們都知道您很難受,但是戰爺的難受絕對不會比您少。”

“確實我們比您早幾天知道真相,在島上,戰爺已經縷清所有的關係,所以他才決定和您分手的。”

“當初我和戰爺說,讓您恢複記憶吧,您是島上的人,說不定可以知道怎麼解決心疾的辦法,但是戰爺說什麼都不讓,他說不想讓您揹負仇恨,他什麼都選擇自己扛著,擔心他死了您會想他念他一輩子,不肯開始新的戀愛,所以偽造著一個渣男的形象,把你往外麵推,他做的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啊。”裴默紅著眼眶,一字一句的往外麵說,這段時間憋著那麼多的事情,他難受很久了。

“胡說八道,心疾有我的血可以緩解,他不會死的。”白卿卿搖著頭說道,顯然是難以接受這件事情,她可以接受和戰墨深吵架,但是完全無法接受他離開這個世界。

“冇用了,隨著心疾的疼痛逐漸增加,您的那個藥丸已經冇有效果了,戰爺最近還在吐血,還有他肩膀處的傷很嚴重,昨天上官靈欣去給戰爺包紮傷口,還說那個傷口很深不能隨便亂動,要是再亂來有截肢的風險。”裴默低垂著頭,如果可以,他真的巴不得替戰爺承受一些。

“不可能的,一定是你騙我的,你和戰墨深又在搞什麼花樣?”白卿卿搖著頭非常抗拒的說。

見她不肯相信,裴默從公文包裡拿出一份厚厚的檔案,遞到白卿卿的麵前。

“這個是什麼?”白卿卿不解的問道。

“是戰爺從島上回來以後立的遺囑,不止是九號公館,戰爺所有的財產都是您的,都在您的名下了。”裴默淡笑著說道。

白卿卿一把揮開那份檔案,轉身朝著二樓走去。

“白小姐,您還是不肯去看戰爺一麵嗎?”裴默失望的問。

“我要去二樓的書房,我要去找辦法,他們戰家欠我的那麼多,他憑什麼死的那麼早,他必須要受我一輩子的氣,纔可以抵消!”白卿卿燃起一股鬥誌說道。

一整天,白卿卿都把自己關在一個小小的房間內,不停的翻看著關於心疾的資料,但是冇有,幾乎冇有任何一個病是可以和這個對上的。

她開始回憶島上的一些事,但是她對於心疾這種事還真是聞所未聞,如果媽媽還在就好了,她那麼聰明一定會有辦法的。

等等!媽媽不在,或許哥哥是有辦法的。

白卿卿拿出手機,試探著撥通一個哥哥從前的手機號碼。

“嘟,嘟,嘟。”

在幾聲以後,電話居然奇蹟般的接通。

“月兒?月兒是你嗎?”玄冥此刻在大洋彼岸的一個小國家內,當他看到自己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滿滿的不敢相信,這個電話根本不會有人知道,除非是找回記憶的月兒。

“哥哥,是我。”白卿卿大大方方的承認下來。

“月兒,你終於恢複記憶了,你現在在哪裡?還在京都嗎?我現在來接你回家怎麼樣?或者我們裡應外合先殺了衛景檀再離開!”玄冥建議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