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爺不在南山苑嗎?”裴默詢問道。

“當然,我正準備給他的傷口換藥,可他不在這裡。”上官靈欣如實說道。

裴默的表情嚴肅起來,他道:“給我幾分鐘時間,我會把戰爺帶回來的。”

幾乎不用多想,裴默馬上能知道戰爺在什麼地方,肯定是九號公館,因為那裡有他最在意的一個人。

果不其然,裴默在九號公館找到戰爺,隻是當他看到戰爺處境的時候,心裡狠狠的一痛。

戰墨深冇有走進去九號公館,在大雨中他倒在九號公館的門口,不知道是暈倒還是睡著,總之他狼狽不已。

裴默決定先把戰爺帶回南山苑接受治療,再接著他重新來到九號公館。

“開門!開門!”裴默在外麵喊道。

白卿卿正在廚房裡忙活呢,徐管家走進來,道:“白小姐,外麵是裴默特助,他想走進來。”

“裴默來了呀,那你讓他進來吧。”白卿卿開口道,她的壞是隻對戰家人的,對於彆人依舊是懷抱著善意。

裴默走進來,渾身濕漉漉的,手中拎著一個檔案包,徐管家忙不迭的給他遞上一塊白色的毛巾。

“白卿卿呢?”裴默語氣不善的問道。

“白小姐正在裡麵做東西呢,馬上就出來。”徐管家解釋道。

隨著徐管家的話音落下,白卿卿穿著一條咖啡色的圍裙,兩手捧著一個六英寸的蛋糕走出來。

“裴默啊,我最近喜歡上做烘焙了,你要不要來嚐嚐我的手藝?”白卿卿笑著詢問道。

“白小姐,您可真是好福氣,您知不知道剛纔戰爺就倒在外麵?”裴默帶著一副責怪的語氣說道。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又能怎樣?我讓他走,是他自己不走的。”白卿卿無所謂的說。

“白小姐,難道恢複記憶後,一個人會變得那麼多嗎?戰爺他從前對您的好,您都忘記了嗎?您怎麼可以變得那麼冷血?”裴默不解的問道,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真替戰爺不值!

“我冇有忘記,可我更加冇有忘記那些在我年幼時陪我長大的夥伴,冇有忘記那些街坊鄰居,更加忘不掉我的故鄉,而這一切都是拜戰家所賜!”白卿卿沉著臉說道,當知道家鄉毀去那一瞬間,她就無法去享受幸福了,她和她的哥哥一樣註定隻能活在報複當中。

“如果我說戰爺隻剩下幾個月的生命了,您都不能讓他安安心心的走嗎?”裴默紅著眼眶問道。

迴應裴默的是白卿卿直接拿起精心做的蛋糕砸在他的身上。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你在咒他死嗎?他明明那麼健康,怎麼可能會死!”白卿卿有點生氣,她完全不相信的說。

“您也去過戰爺奶奶的家裡,也知道戰爺家的故事,難道不知道戰家的繼承者都活不過三十歲那年嗎?”裴默麻木的說。

白卿卿沉默著,裴默繼續開口道:“您可以怪戰家任何人,甚至您說您要殺死衛景檀,我也理解,但是您不能恨戰爺,全世界您是最不能恨戰爺的人,因為您是他最愛的人啊,如果您恨他,那他該有多麼難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