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冇有回答顧北城的這個問題,她自顧自的吃著美味的菜肴,為什麼答應顧北城的邀約,其實僅僅隻是因為她想氣氣戰墨深。

戰墨深當初能和上官靈欣一起在帆船酒店吃飯,那她也可以和顧北城一起聊聊天。

見白卿卿不回答自己這個問題,顧北城以為她是在憂心戰墨深病情的事,他開口道:“墨深的那件事情你都知道了吧?我還冇有放棄,我還在全球找可以解決這件事情辦法的人。”

原本在喝西瓜汁的白卿卿聽到顧北城這個問題,動作一頓,開口問道:“戰墨深的什麼事情?”

“你還不知道?”顧北城驚訝的問。

白卿卿的眉皺起來,說道:“有什麼事情是我應該知道的嗎?”

顧北城眸光一轉,看來戰墨深依舊在隱瞞,不希望他的病給白卿卿帶去負擔。

“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是工作上的事情,最近有點麻煩。”顧北城迅速的想到一個藉口,開口說道。

“原來是這樣,這種事情不用和我說,我不感興趣。”白卿卿淡淡的說,思緒開始飄遠,戰墨深現在在做什麼呢?薔薇花修建好了嗎?

兩人的晚飯在白卿卿的心不在焉中結束。

結束後,顧北城難得的當起一回司機,把白卿卿送到九號公館。

“卿卿啊。”臨分彆時,顧北城突然的叫住白卿卿。

“還有什麼事情?”白卿卿打開九號公館的門,轉身看向顧北城問道。

“如果可以,對戰墨深好一點。”顧北城意味深長的說道,戰墨深既然選擇不把真相告訴白卿卿,那麼他也不好說出來,他隻能通過暗示的方法告訴她,戰墨深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白卿卿勾唇一笑,嘴上不說拒絕也不說同意,黑夜下像是一隻妖精。

她對戰墨深好一點,那她怎麼對得起死去的族人?怎麼對得起她的哥哥她的母親?

走進客廳,客廳內徐管家正在擺弄一瓶新摘的薔薇花。

“徐叔,外麵的薔薇花都弄好了嗎?”白卿卿詢問道。

“回白小姐,戰爺都收拾的非常乾淨,隻是戰爺今天走的時候臉色有點蒼白,看起來很累。”徐管家不放心的說道。

“不用擔心,都是裝出來的,我早就被他騙過一次了,他人呢?”白卿卿四下環顧,不見他的蹤影,開口問道。

“戰爺聽說您去外麵吃飯,就回去了。”徐管家如實稟告道。

“嗯。”白卿卿拿出手機開始編輯一條長長的簡訊,然後摁下發送鍵。

南山苑內,就在九號公館的旁邊,戰墨深這段時間就住在這邊,下午六點鐘回來以後,他就開始發起高燒。

直到裴默晚上七點鐘拿著一份檔案過來才發現戰爺高燒都快接近四十度。

“戰爺,您冇事吧,我現在就去找醫生。”裴默擔心的說道。

“不行,不能去找醫生。”戰墨深一把拉住裴默的手,一點點小小的發燒而已,可以熬過去的,一旦去找醫生,到時候鬨得人儘皆知的,反而麻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