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兒,你永遠都是媽媽的驕傲,你比你的二太奶奶玄星更加的具有天賦!”

白卿卿夢到在一個草坪上,一個溫柔的漂亮的女人抱著一個小女孩,開心的說道,那個女人的容貌赫然是以前特木爾給自己看的照片,玄傲安的容貌。

“媽媽,那我呢?”草坪上還有一個男生,看模樣比小女孩要大幾歲,他有些委屈的問道。

“玄冥,你同樣有很重要的任務啊,你要保護好妹妹,你們兩個是血脈相連的家人,一定要相親相愛,知道嗎?”

白卿卿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夢到這些,她隻覺得那個叫做玄冥的男孩好眼熟,像極了從前在戰氏集團工作的明玄。

“媽媽,你們都說的玄星太奶奶為什麼我從來都冇有見過?”叫做月兒的女生不解的問道。

“玄星奶奶她不聽她媽媽的話,去外麵曆練的時候相信了男人的話,最後連家都回不來了。”玄傲安說著看向月兒,語氣強烈的說道:“月兒,以後你可不能愛上外麵的男人,外麵的男人都是壞人,知道嗎?”

“嗯。”小女生乖乖的點頭,看起來可愛無比。

“至於你和京都那人的婚約,等你長大那天就去退掉知道嗎?媽媽不奢求你大富大貴,隻希望你活的瀟灑自在,千萬不要被男人拖累。”玄傲安這些話不知道是在和小女生說,還是在透過小女生不斷的告誡著自己。

時光飛逝,在夢中,白卿卿看著小女生長大,她在島上時而調皮搗蛋,時而認真鑽研醫術,她善良,她樂於助人,整個島上的島民都很喜歡她,他們親切的稱呼她為下一任神女。

十八歲那年,小女生終於可以出海了,準備去退掉那場遠在京都的婚約。

白卿卿親眼看著那個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女生登船。

船航行了不過三個小時,緊接著小女生髮現了船上藏著炸彈,她第一時間帶著人準備乘小船離開,可是炸彈還是引爆了,她的手下用身體將她護住,才免去她的死。

她一個人迷迷糊糊抱著一塊木板的在水裡飄著,終於飄到了對岸,剛剛上岸卻被一輛黑色的寶馬車撞到,緊接著失去所有的意識。

所有回憶到這邊突然的中止,白卿卿的世界一片黑暗。

“你還要糊裡糊塗的過多久?”黑暗中白卿卿聽到了屬於自己的聲音,卻又不像自己,那道聲音更加的冷清點。

“玄月,你的族人在哭,你的母親在等你,你的哥哥在四處找你,你還要昏迷多久!”

“玄月,你該醒了!”

伴隨著那一道聲音,白卿卿猛然睜開眼睛。

入目是一片白色,鼻間是濃濃的消毒水的味道。

前半生所有的一切,如走馬觀花般閃過她的眼前。

很快一張俊臉進入她的眼前,戰墨深焦急的詢問道:“卿卿,你冇事吧?你還好嗎?”

見白卿卿一直都不說話,戰墨深走出去,喊道:“醫生,醫生,這裡的病人醒過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