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人裡的氣氛一下子都僵起來,隻要上官靈欣很開心,看來白卿卿在戰墨深的心中也不是很重要,或許和她差不多。

宣盟動作很快,十分鐘後,所有的行李都搬運上船,準備離開。

戰墨深站在甲板上,風吹在他的髮梢上,透出一種無邊的孤寂感。

“戰先生,剛纔是我考慮的不夠周全。”白卿卿輕聲的說道。

“嗯,我有點累,讓我一個人靜靜吧。”戰墨深不耐煩的說道。

白卿卿皺著眉,她不知道她和戰墨深之間是怎麼了,她都承認她的錯誤了,為什麼他對她依舊是那麼冷淡。

“那等你需要我的時候,記得一定要來找我,我就在房間裡麵,正好也有事情要忙,學校的論文可不能不寫。”白卿卿勉強的撐起一個笑容,朝著輪船上自己的房間走去。

隻是註定讓白卿卿失望了,她等了整整一晚上,期間出去過好幾次,戰墨深一直都在外麵,根本不進來。

回到京都是在一天後,戰墨深讓宣盟送上官靈欣和白卿卿回去,而他要前往另外一個地方。

勞斯萊斯在街道上不要命的疾馳,以最快的速度駛向靈山腳下的戰家老宅。

王管家看到戰爺的車進來,忙打開大門,車狠狠的衝進去,在距離台階僅僅隻有一米的地方停下。

光是看著這個車速,王管家都能感覺出來,戰爺今天非常生氣,隻是他想不通為什麼生氣,明明最近衛景檀也冇做什麼事情啊。

打開車門,戰墨深狠狠的關上車門,朝著客廳裡麵走去。

衛景檀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看到戰墨深走進來有些意外。

“什麼風,把我最最親愛的兒子吹來了?聽說你去東海了,去那裡做什麼?”衛景檀笑眯眯的問道。

戰墨深不給她任何的迴應,直接一把狠狠的掐住她的脖頸。

衛景檀震驚的看著戰墨深,她能感受到戰墨深眼中的那種恨意,她的兒子是真的想要把她掐死。

“戰,戰墨深,你,你瘋了嗎?”衛景檀漲紅著臉問道,養尊處優的闊太太此刻狼狽不已。

“玄傲安,這個名字,聽說過嗎?”戰墨深咬著牙問道。

衛景檀的瞳孔彷彿是地震一般,道:“你,你問她做什麼?”

“應該是我問你纔對,你對她做了什麼?東海島上那一片白骨,是不是你的手筆?”戰墨深質問道,他迫切的需要一個結果。

衛景檀聽到這個問題,嘴角上揚,道:“是。”

這件事情,是她一生做過最正確的決定,因為她總算把那個女人弄死了,狠狠的踩碎在腳下!

“你纔是最該死的那個女人。”戰墨深提高音量吼道,他狠狠的一把把人甩開,丟在地上!

她給了他一個不幸福的童年,緊接著在他長大後,又把唯一給他幸福的人狠狠的推開了!

“咳咳,咳咳。”衛景檀劇烈的嗆著。

“為什麼?為什麼殺她?議長難道不管這件事情嗎?”戰墨深不解的問道,畢竟那是幾十條人命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