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可惜那番話說給盛笠聽,他是一定不會相信的,在他的眼中,喬槐就是這個天底下最單純最天真的女孩子。

盛德佑不得不說是用心良苦啊,他為了可以讓喬槐徹底斷絕和盛笠在一起的心思,隻能讓盛笠早點結婚。

至於和盛笠結婚的伴侶,許念或許真的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在許唸的眼中盛德佑看到的是不摻雜一絲雜質,勇往直前的愛意。

“謝謝伯父。”許念真誠的說。

“我等著你改口叫我爸爸的那天,現在先去處理輿論的事情吧。”盛德佑滿意的說。

許念走出病房,盛笠立刻走上來。

“怎麼樣,他冇有欺負你吧?”盛笠擔心的問。

許念自然而然的牽起盛笠的手,開口道:“盛笠,真是羨慕你啊,擁有一個那麼好的爸爸。”

她的爸爸從來不會關心她半句,從來不會為她的前程考慮半點,她的爸爸隻有喬槐一個女兒。

盛笠皺皺眉道:“他算什麼好爸爸,可笑。”

“好了,我們先下樓吧。”許念拉著盛笠剛走出走廊,外麵的記者立刻蜂擁而上。

“盛笠少爺,對你哥哥的死有什麼想說的?”

“盛笠少爺,喬槐目前的身體情況怎麼樣?你們昨天是共同在一個病房裡度過了一整晚嗎?”

一個接著一個的輿論聲音朝著他們撲麵而來。

記者的聲音很響,彷彿是故意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一樣。

許唸的心一橫,直接踮起腳尖,一把勾過盛笠的脖頸。

在盛笠微微彎腰的時候,許念準確無誤的吻住那片薄唇。

這一下子,所有的記者都冇了聲音。

確定他們都能安靜下來,好好聽自己講話以後,許念鬆開盛笠,開口道:“正如你們所看到的那樣,我和盛笠纔是男女朋友,盛笠這個人一向都是心軟的,看到嫂嫂悲傷過度昏迷了,攙扶一把而已。”

一個收了喬家錢的記者,開口道:“可是盛少和喬槐從前的戀愛往事一直都是傳的沸沸揚揚的啊。”

“你也說是從前了,請問你會愛上一個嫁給你哥哥的女人嗎?”許念犀利的問道。

這個問題還真是讓那個記者回答不出來,吃了癟,確實啊,一個都選擇自己哥哥的女人了,想想就讓人覺得膈應。

許念霸氣懟記者的話,清晰的報道在網絡上。

禮拜天這天,白卿卿正在看電視呢,正巧看到這一幕。

“許念真是夠厲害的,看不出來嘛!”白卿卿笑眯眯的說,她還是挺喜歡許唸的性格的,非常的真實,至於那個喬槐,白卿卿和她不熟,但是想到她曾經把盛笠坑的那麼慘,實在是喜歡不起來。

“這次的緋聞還真是多虧了許念出麵,不然一張嘴怎麼說的清楚。”戰墨深放下手中的新聞,看向白卿卿說道:“下午有空嗎?我們一起去一趟醫院。”

“去醫院做什麼?”白卿卿不解的問。

“去看望裴默,他還在醫院接受治療。”戰墨深解釋道。

“好,那你等我一下!”白卿卿快步的跑到後院的草藥田裡開始挑挑揀揀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