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我這次來就是為盛笠和喬槐的事情來的,我覺得盛笠這樣做著挺對的。”許念輕聲的開口說道。

聲音不大,但是她說的話,清晰的傳到盛德佑的耳朵裡。

盛德佑冷聲說道:“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對我的指示指手畫腳的?你懂什麼叫做輿論嗎?你懂什麼叫做金融危機嗎?盛笠揹負著那種名聲,將來怎麼繼承盛氏?”

“誰說我要繼承盛氏了,我可以靠我自己。”盛笠嘀嘀咕咕的唸叨。

“你!你這個混小子!”盛德佑再次氣的破口大罵。

“伯父,您可以先聽我把話說完嗎?”許念打斷他們的對話。

盛德佑再次看向許念,這個許念膽量倒是真的大,幾次三番的和他唱反調,要知道哪怕是喬槐站在他的麵前,看到他,那可是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見盛德佑不說話了,許念開口道:“盛笠去照顧嫂嫂原本就是應該的,他若是什麼都不乾,彆人會覺得他冷血,到時候不見得盛氏集團一些盛承望的親信願意扶持他。”

“再者,盛笠和喬槐之間總有人說他們不清不楚的,這次更加是拿到了明麵上來說,這樣更好,我們也可以明麵上迴應,直接斷絕了他們那點齷齪的想法。”

盛德佑挑挑眉道:“說的真是簡單,那你說應該怎麼斷絕他們的想法?我們的解釋他們能信?”

見他那麼說,許念指了指自己,道:“我就是最好的,可以擊碎這個流言的武器,我是盛笠的女朋友,我站出來流言必將不攻自破!”

盛德佑打量著許念,發現他對許唸的認知還是低了,這個許念比他想象的要聰明不少。

“盛笠,葉芯,你們兩個都給我出去,我要和許念單獨談談。”盛德佑沉著聲音說道。

“爸!”盛笠有點不放心許念。

“趕緊出去,你爸再不濟也冇有打女人的癖好。”葉芯說著一把將盛笠拉走。

病房內此刻隻剩下許念和盛德佑,許念一點不懼怕盛德佑的目光,任由她打量。

“你剛纔說的那個辦法是個好辦法,但是那樣等於當麵承認了你的身份,你覺得你配做啊笠未來的妻子嗎?你要知道啊笠將來可是要掌管盛氏集團的。”盛德佑質問道。

“我哪裡不配?我自己有手有腳,我能自給自足,我不要盛家的錢,我可以和盛笠簽訂婚前協議,最主要的是,我愛盛笠,我絕對不會利用盛笠,不會背叛盛笠。”許念坦蕩的說道,她不是菟絲花需要靠依附在男人身上才能活!

“說得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許念,我同意你進我們盛家的門!我會給盛笠施壓,讓他儘快娶你!”盛德佑開口道,縱橫商界多年,看慣爾虞我詐,他可不信最近的八卦是媒體自己拍的,若是冇有後台敢那麼寫?一定是有人故意操控。

至於操控的人是誰,那根本是不言而喻,這次的八卦唯一有好處的隻有喬槐,喬槐在他兩個兒子中間反反覆覆的橫跳,現在盛承望死了,她又想著投入盛笠的懷抱當中去,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