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笠這一刻隻覺得他何其有幸可以成為戰墨深的其中一個兄弟。

“阿戰,你值得我們這些人為你赴湯蹈火。”盛笠真摯的說道。

兩人話音落下,一個高大的男人急匆匆的走來。

“嘖嘖,怎麼死在這邊了,處理屍體好麻煩的。”特木爾不滿的說道。

“這次來南滇給你添麻煩了,這個人情是我欠你的,以後你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一定幫。”戰墨深頷首說道。

“哼,老子也不屑要你幫呢,既然死了那就死了吧,聽你說昨天郊區一個村莊煤氣爆炸案是他搞出來的?”特木爾問道。

“嗯,千真萬確,不僅如此,他還炸斷我兄弟的一條胳膊。”戰墨深沉著眸說道。

“那倒還真的是該死,村莊裡那麼多條無辜的生命因為他死了,死有餘辜,正巧了,我有個手下最近被我查出來在販賣毒品,讓他來頂這個鍋最合適不過了。”特木爾建議道。

“謝了。”戰墨深真誠的說道。

“小事一樁,對了,卿卿神女呢,她怎麼不過來?”特木爾詢問道。

“這裡的場麵太血腥,我不想讓她看到。”戰墨深解釋道。

“也是啊,有道理,這些汙穢的東西,確實不適合讓她看到,我們處理就好。”特木爾點點頭,繼續問道:“那接下來你們打算在南滇住多久?”

“可能也冇有什麼時間再駐留,原本是打算遊玩一段時間的,但是盛承望一死,盛家必定大亂,盛笠還需要去鎮場子。”

“行吧,你們都是大忙人,哪裡像我呀,現在就和退休似的,每天種種花,采采花,然後賣到醫院去就行,看來註定是等不到你們來遊玩南滇了,改天還是我去一趟京都,找你們玩吧。”特木爾既是不滿又是無奈的說道,一個硬漢那副模樣倒是有些可愛。

幾人再是簡單的寒暄幾句,然後離開特木爾的莊園前往醫院。

醫院內,白卿卿滿是不安的在病房外麵東看看西瞧瞧。

終於在她第二十次出門張望的時候看到戰墨深回來,她像是脫韁的小馬衝到戰墨深的麵前。

“戰先生,怎麼樣啊?你有冇有事情啊?那個誰解決了嗎?”白卿卿一邊說著一邊給戰墨深使眼色,暗指那個誰是盛承望。

“都處理好了,但是要讓你失望了,我們今天下午就要回去,因為盛家到時候會很亂。”戰墨深有些愧疚的說,原本他也不打算對盛承望下殺手的,但是誰讓盛承望先動他的兄弟呢,現在搞成這樣,肯定是冇空在南滇閒逛了。

“這有什麼好對不起的,我們將來會在一起很久很久,總有機會來的。”白卿卿笑著說,她要的從來都不多,隻要她的心裡有她就好。

幾人開始忙著辦理裴默出院的手續,以及定機票,一切忙完正好是下午飛機起飛的時間。

而此刻盛家內,盛德佑正在客廳裡休息,電話突然響了,光是聽到那個聲音,他都覺得渾身一驚。

“喬槐,你去接電話吧。”盛德佑吩咐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