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站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同樣是紅了眼眶。

記得初見裴默時,他總是看自己很不爽的模樣,但白卿卿一點都不討厭他,因為他一定是在她冇出現前,最關心戰墨深的人。

“我要進去,我的兄弟在裡麵,我要帶他回家。”戰墨深望著爆炸的中心,語氣有些哽嚥著說道。

“對不起,為了你的安全考慮,我們不能放你進去,我們一定會儘全力搜救你的朋友。”警員們公事公辦的說道。

戰墨深被攔在外麵,看著裡麵的火勢燒的越來越大,直到傍晚,火勢纔得到控製,此刻的金花婆婆家早已是一片廢墟。

“戰先生。”白卿卿輕聲的喊了一聲,她就在戰墨深的身邊,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裴默與他,就和易厲與她一樣,都是生命中非常至關重要的人,任何的安慰都是冇有用的,這個傷疤會伴隨著他們的一生,永遠都無法抹除。

一旁的警員手機響起來,他走到一旁接通電話。

“好的,我現在就去問問。”對麵說了一大堆,那個警員說了一句話以後就掛斷電話,然後他來到他們的麵前,問道:“你是叫做戰墨深嗎?”

“是的,他是戰墨深,有什麼事情嗎?”白卿卿詢問道,此刻的戰墨深頹廢的站在原地,已經失去了回答任何問題的動力。

“剛纔給我打電話的是我們救援隊的隊長,我們隊長在今天中午的時候解救出來兩個傷患,其中一個傷患目前正在南滇市人民醫院就診,叫做裴默,他醒過來後說有一位叫做戰墨深的先生一定會找他,讓我們給戰墨深先生帶個信,他很好,目前正在醫院救治。”警員將原話說給戰墨深聽。

因為他的這句話,戰墨深的眼中逐漸有了光亮,他低低的笑出聲音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裴默可以的,我交給他的任務,每一次他都完成的很好!”

戰墨深三人乘坐警車,用最快的速度來到醫院。

“你好,我們找裴默,可以帶我們去裴默的病房嗎?”白卿卿找到一個護士,請求道。

“是中午送來那個被炸掉手的嗎?想要探視可以,但是時間不要過久,傷患還是需要好好休息的。”護士提醒道。

“等等,你說什麼?炸掉手?”白卿卿不敢置信的說。

“是啊,不過他的運氣算不錯的了,那個小村莊裡好幾戶人家都燒起來,不少人都搶救無效,他雖然丟掉了手臂,但是撿回一條命來。”護士感慨的說道。

“帶我們過去吧。”戰墨深說道,他現在隻想早點見到裴默。

走進病房,三人聞到濃濃的消毒水的味道。

裴默正在閉目養神,聽到開門的聲音,他睜開眼睛,看到三張熟悉的麵孔,他露出一個笑,他道:“戰爺,對不住了,我,我以後恐怕是出不了任務了。”

“傻瓜,該說對不住的是我。”戰墨深長歎一口氣說道。

“戰爺,彆內疚啊,我巴不得這樣呢,這樣以後什麼危險的活都是宣盟做,我就留在集團處理文職工作就好,或者提早退休也不錯,我可是攢了不少錢呢。”裴默嘻嘻哈哈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