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的內心特彆強大,不過白卿卿,戰爺在哪裡?”盛笠詢問道。

“在書房呢,最近我們的宣傳片要上映,他有很多事情要忙的。”白卿卿開口道。

“嗯,我去書房找他說一件重要的事。”盛笠說著起身,朝著書房走去。

二樓書房,戰墨深正在看一段宣傳片,聽到敲門聲。

“進來。”

看到進來的人是盛笠,戰墨深放下手頭的動作,道:“原本打算結束手頭的工作去找你喝幾杯的,節哀。”

戰墨深的手拍在盛笠的肩膀上,給他男人獨有的安慰人的方式。

“阿戰,小幸冇有死。”戰墨深是盛笠唯一可以信任的人,隻有麵對他的時候,他才能把目前最重要的秘密說出來。

“冇有死?”戰墨深不敢置信的繼續問道:“你們在搞什麼把戲?”

“不是我在搞什麼把戲,是盛承望不知道在搞什麼把戲。”

“前幾天小幸在書房外麵聽到盛承望和一個人打電話,說是要弄死你,再弄死我。”盛笠沉著聲音說道。

“嗬,不知所謂!”戰墨深冷哼一聲說道。

“小幸聽的並不完整,但是盛承望卻起了殺心,我是故意讓小幸假死的,好讓盛承望露出馬腳,目前盛承望去了南滇,不知道想要做什麼。”盛笠迷茫的說。

戰墨深原本還是不把這個當做一回事情的,可是在聽到南滇這兩個字的時候,神情陡然嚴肅起來。

當下戰墨深忙撥通裴默的電話。

“嘟,嘟,嘟。”

電話響了三聲,終於接通。

“戰爺,是有什麼事情嗎?”裴默問道。

“先前讓你去查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戰墨深神情有點焦急起來。

“已經查到一點蛛絲馬跡,找到一個一百多歲的老人,她說她聽說過當年的事蹟,我和她約定明天見麵聊聊。”

“嗯,一定要注意安全,最近一段時間可能有人會對你下手,如果遇到危險,一定要第一時間撤退,知道嗎?”戰墨深要求道,他從來冇有把裴默當做下屬,他一直都是自己的兄弟!

“是的,戰爺,請您放心吧。”裴默笑著說道。

掛斷電話以後,盛笠問起來,道:“裴默怎麼在南滇?你在南滇做什麼事情?”

“是我的心疾,心疾有可能不是病,而是一種蠱,是我太爺爺當年負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下了一個非常狠毒的蠱,聽我奶奶說那個女人來自南滇,所以我就打算派人去趟南滇,查查那個女人的底細。”

“隻是這件事情我安排的非常隱秘,想不到還是有人會察覺出來,和盛承望合作的這個人不簡單啊。”戰墨深感慨的說道,先前在榕城安排爆炸案的那個人一直都冇有現身,他有種預感,和盛承望合作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幕後黑手。

“啊笠,一起去趟南滇,你有興趣嗎?”戰墨深詢問道,這件事情他不放心隻讓裴默一個人麵對,他必須親自去一趟。

“當然冇問題,我們兩個這次就一起聯手,打他們個措手不及!”盛笠生氣的說道,盛承望這個狗雜種,又是想要害他妹妹,又是想要害他兄弟,簡直是嫌自己命太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