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顧先生。”盛笠放緩語氣道。

“不過為什麼所有人都在說小幸摔下樓的事情?而且都有照片。”盛笠追問道,要不是他看到那個很多人圍著的照片,也不至於那麼激動。

“照片上麵有盛幸的正臉嗎?”顧北城反問道。

盛笠搖搖頭,那種血腥的照片怎麼會傳上來呢。

“所以說你和戰墨深還有的學,如果是戰墨深處理這件事情,絕對不會是像你那麼衝動。”顧北城瞥了一眼盛笠說道。

盛笠抿抿嘴,但是不敢反駁半個字。

“讓我來說吧,當時的情況真的非常危險,哥哥還記得盛承望身邊有一個叫做老李的司機嗎?”盛幸問道。

盛笠點點頭,那個老李跟在盛承望的身邊有一些年頭了,不過盛笠喜歡不起來他,甚至總是看他不順眼,覺得這個人陰沉沉的,像是一條毒蛇。

“老李的身份可能是盛承望的一個保鏢或者是殺手,他聽命於盛承望打算把我殺死的,他一路追我到醫院,把我逼得無路可退,最後把我一把推下八樓。”盛幸說起當時的情況,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心有餘悸。

盛笠聽到她那麼說,更是一把將她摟住,心疼不已。

“當時的情況多虧顧北城先生帶著繩索,他在醫院大樓外麵看到我進去了八樓的病房,並且看到老李也在八樓,他猜到盛承望的殺手會把我抓住推下樓,所以在腰上綁上粗繩索,並且他也從七樓跳下來,將我從半空中接住。”盛幸重重的鬆了一口氣說道。

“所以那地上的屍體是?”盛笠詢問道。

“是一個死於癌症的女生,身形和我差不多,所以借來一用。”盛幸把所有一切和盛笠說的明明白白。

“嗯,隻要你平平安安,哥哥就能放心。”盛笠拍拍盛幸的肩膀。

“盛笠,你現在該做的不是留在榮泰館裡和盛幸說話。”顧北城提醒道。

“是啊,哥哥,現在盛承望肯定以為我死了,接下去一定有很多的動作,他之所以想要殺我,是因為我偷聽到他和一個人打電話,他們在電話裡麵說先弄死戰爺,再對付你!”盛幸將所聽到的內容,悉數告知。

“嗯,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一趟盛家。”盛笠說著看向顧北城,換上誠懇的語氣說道:“顧先生,我想再麻煩您一件事情,希望盛幸可以在榮泰館住一段時間,目前我不能讓她露麵,盛承望隻有肯定盛幸死了纔有可能肆無忌憚,從而露出把柄。”

“嗯,可以。”顧北城點頭,答應下來,榮泰館很大,不至於容不下一個小小的盛幸。

淩晨三點鐘,盛笠離開榮泰館朝著盛家老宅出發。

“顧先生,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您。”盛幸輕聲的說道。

“什麼問題?”顧北城看向麵前的小姑娘,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盛家怎麼也不知道多照顧一點?按理說盛家也不缺錢啊。

“您不是喜歡白卿卿嗎?為什麼這一次要讓我哥哥去對付盛承望,您不是應該巴不得戰爺出事嗎?”盛幸不解的問道,她雖然年紀小,但並不傻,顧北城幫他們等於是幫情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