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這個訊息的人,對於這樣的事並不意外,畢竟盛幸有病這個是並不是秘密,當初白卿卿去盛家老宅,可是讓她紮傷手臂。

盛笠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是在一點半,在他抵達市區後,接二連三的看到朋友們發送給他的簡訊,皆是讓他節哀。

盛笠一下子整個人就愣住了,怎麼會這樣,盛幸怎麼會從八樓掉下來,這件事情難道真的是盛承望做的嗎?那盛承望還是人嗎?小幸也是他名義上的妹妹啊!

盛笠用力的用手抹一把臉,想到一個人,那就是顧北城,當時外公說的讓顧北城去救盛幸,顧北城是同意的,所以顧北城在哪裡?他到底是怎麼做的!

想到這兒,盛笠重新發動汽車,直接朝著榮泰館駛去。

淩晨兩點鐘,榮泰館的四周圍萬籟俱寂。

“顧北城,你給我出來!你給我把話講清楚!你到底是怎麼在做事!”

伴隨著盛笠的呼喊聲,一下子引來幾十個警員。

為首的警員認出盛笠的身份,開口道:“盛笠少爺,顧先生現在正在休息,請您明天再來。”

“再來你媽x呢!顧北城,我要讓你償命,你個慫貨,你做不到為什麼要答應啊!”

“小幸,小幸才二十歲,她才二十歲啊!”盛笠紅著眼睛說道。

警員們有些不知道要拿他怎麼辦纔好。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警員接到內廳的電話。

“是,好的。”警員和電話裡的人說了幾句,然後掛斷電話看向盛笠,開口道:“盛笠少爺,我們顧先生請您進去裡麵說話。”

盛笠帶著滿滿的怒氣走進榮泰館的客廳。

一看到顧北城一副風輕雲淡的表情,盛笠的火氣再次冒上來,當下,他直接重重的一拳揍過去。

顧北城也不可能傻傻的任由盛笠揍他,他的動作相當敏捷,轉身一躲。

“顧北城,你還敢躲!”盛笠繼續出拳。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麗的女聲響起。

“哥哥,不要打了,顧先生他做到了你們讓他做的一切事情。”盛幸忙走下來說道。

盛笠看到小幸好好的站在他的麵前,也不去管顧北城了,立刻走到她的麵前,上下的打量著。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盛笠感慨的說。

“哥哥,這一次多虧了顧先生,不然我一定活不下去。”盛幸感激的說。

聽到盛幸那麼說,盛笠抓抓頭髮,他這個人就是太沖動了,此刻他拉下臉,來到顧北城的麵前說道:“顧先生,對不起啊,我剛纔太激動了。”

“盛笠,你還知道我國的法律嗎?打架鬥毆者需拘留,而你打的是我,可能需要坐牢。”顧北城冷著聲音解釋道。

盛笠低著頭,不敢再多說話,他知道顧北城說的都是真的。

“顧先生,真的抱歉,我哥哥他太擔心我了,所以做事不過腦子,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和他計較可以嗎?”盛幸忙開口勸說道。

“哼,我放過你,純屬是看在葉老將軍的麵子上。”顧北城理理袖口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