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盛幸將盛承望說的話一字不落的聽進耳朵裡。

她不是故意偷聽的,是她媽媽非說家裡燉著冰糖雪梨非常好吃,讓她給大哥端一碗上去,誰知道會聽到那種秘密。

盛幸不知道盛承望在和誰合作,她隻知道盛承望真的是瘋了,他要殺戰爺,還要弄死哥哥!

當初盛幸小的時候,就是盛承望嫉妒她得到爸爸媽媽的偏愛,所以把她賣掉的,為了家庭的和諧,以及內心的懼怕,盛幸一直都不敢把這件事情到處亂說。

但是她的忍讓,並不會讓盛承望害怕,反而是讓盛承望更加的肆無忌憚,更加的任性妄為。

“小姐,您一直都站在門口乾什麼?”盛幸的身後傳來管家的聲音。

“砰!”盛幸嚇得手一抖,手中的冰糖雪梨砸在地上,一隻碗摔的四分五裂。

盛承望聽到外麵的聲音,忙掛斷電話,朝著外麵走去。

當他看到盛幸的時候,眸眯起來,透出一股危險的資訊。

“你怎麼在這裡?在這裡多久了?”盛承望帶著審視的目光問道。

“我是來給大哥送冰糖雪梨的,我也纔剛來,什麼都冇有聽到。”盛幸慌慌張張的蹲下身,開始去撿碎片。

盛承望同樣的蹲下身,開始幫著盛幸撿起碎片,這樣的場景看起來非常的和諧。

“如果什麼都聽不到,那你是怎麼知道我在講話的呢?”盛承望幽幽的問道。

盛幸聽到盛承望的話嚇得手一抖,碎片直接割破她的手掌,鮮血一下子流出來。

“小姐,您冇事吧,天呐,我立刻就去找家庭醫生過來!”管家著急的說道。

“等等,我跟你一起走。”盛幸忙跟著管家一起下樓,不敢再和盛承望單獨相處。

盛承望盯著盛幸離開的背影,眸光逐漸冰冷起來,他可以動她一次,自然也是可以動她第二次的,凡是阻礙到他往上爬的人,下場都隻有一個,那就是死!

盛幸在樓下包紮著傷口,心裡思緒萬千,良久她開口道:“管家叔叔,今天我二哥會回來嗎?”

“盛笠少爺啊,他應該不會回來吧,如果他回來早就提早說了,這都那麼晚了。”管家理所當然的說道。

“嗯,我知道了。”盛幸包紮完傷口,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她想了想,她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不一定有人信她,而且她還有可能惹上一堆的麻煩,但是她如果不說的話,戰爺和二哥因此出現意外,那她將後悔一輩子。

十分鐘後,盛幸開始撥通了一個電話。

“嘟,嘟,嘟。”

“喂,小幸,打我電話是有什麼事情?”電話那頭傳來盛笠輕鬆的語氣。

“哥,你在哪裡啊?”盛幸輕聲的詢問道。

“在我們外公家,陪他老人家下棋,怎麼?你睡不著嗎?”盛笠笑著問道。

“哥,我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訴你,就是當初我不是被人販子拐走的,我是被盛承望賣掉的!”盛幸將這個隱瞞了那麼久的秘密,直接的說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