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裴默答應下來以後連忙去做起來。

一幢彆墅內,趙西野畢恭畢敬的站在沙發旁邊,一個男人長腿交疊在一起,悠閒的坐著,他的手中拿著一杯酒,時不時的微抿一口。

比起生活在現實生活當中,他更喜歡的是活在醉生夢死的酒裡。

“剛纔你說什麼,你說戰墨深去虞嘉寶那裡?”男人幽幽開口說道。

“是的,少爺,戰墨深週六的時候全天都在度假村,但是週日的時候去了虞嘉寶的洋房,一直等到晚上纔回來回到承錦苑。”趙西野把打探到的資訊一點不漏的說出來。

“這可真是夠奇怪的,虞嘉寶不問世很久,戰墨深從前隻有過年的時候纔會想著去看一看這個奶奶,怎麼今年那麼早就過去?”男人不解的開口問道。

“會不會是因為正巧綠地度假村距離虞嘉寶那邊比較近,所以順路的去一趟?”趙西野試探著問道。

“也有這個可能。”男人點點頭,轉而開口問道:“戰墨深的幾個心腹那邊有什麼動作?”

男人總覺得戰墨深這一趟去虞嘉寶那有問題,有點像是故意為之。

“都很正常,隻有裴默,裴默一個人去南滇了,不知道是因為什麼。”趙西野開口說道。

男人英挺的眉皺起來,他道:“裴默是戰墨深最信任的人之一,他去南滇一定有問題,而且是在戰墨深去過虞嘉寶那後去的南滇,戰墨深一定是知道什麼資訊,他能去問虞嘉寶的無非是心疾的事。”

趙西野一聽,連連點頭道:“少爺,您分析的真是有道理啊,那戰墨深現在豈不是知道治療心疾的解藥?”

“不一定,如果真的能馬上找到,那從一開始虞嘉寶的丈夫也就不會死啊,依照我看,隻是線索而已,而我們要做的無非是把那些線索都扼殺在搖籃裡。”男人抿了一口酒,淡淡的說道。

趙西野再上前一步,直接半跪在男人麵前道:“少爺,我願意去一趟南滇,親自替您解決後患!”

“你不行,你得留在京都掌控WIN的局麵,首先要幫助上官靈欣拜托目前的困局。”男人安排道。

“那我們應該派誰?”趙西野不解的問。

男人淩厲的丹鳳眸眯起來,嘴裡緩緩吐出一個人名,道:“盛承望不就是一個最佳的人選嗎?”

“盛家的那個大少爺?”

“是啊,他看不慣他的弟弟,而我看不慣戰墨深,我們可以一起合作,雙贏的局麵。”男人笑著說道,俊美的五官帶著一絲陰鬱。

夜晚,盛家老宅的書房內,盛承望正在看盛氏集團一些檔案,煩躁的一把將眾多檔案都灑在地上。

盛笠常年的不著調去玩什麼娛樂公司,去搞什麼連鎖餐飲店,他盛承望常年戰戰兢兢的留在盛氏,出生入死,殫精竭慮,可是最終接觸到的無非是一些普通檔案,盛氏最重要的檔案,他無權察看,最重要的合作,他無權參與。

他努力了那麼多年,可能等到那個老不死的死了,最後所有的一切都是留給他小兒子的。

盛承望的手死死的握成拳,這讓他怎麼甘心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