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此刻的陸嘉木和之前的陸嘉木是同一個人,可是周身散發出來那種狠厲的感覺,讓崔以雲望而卻步,不敢上前。

“過來,坐下吧,和我一起看一場電影。”陸嘉木不給崔以雲一個眼神,隻是簡單的用手拍拍身邊的那一把沙發椅說道。

崔以雲一步一步的上前,來到陸嘉木的麵前,壯著膽說道:“向俊傑的那件事情是我的錯,我再也不敢去找警察了,你是個好人,放過他,放過向家吧,求求你了。”

“先坐下,先陪我看場電影。”陸嘉木不耐煩的說,他可是難得挑了一個時間看電影,可不能浪費。

崔以雲不知道他到底想看什麼電影,但他們兩個人中間,她從來冇有說不的權利,隻能乖乖的陪著他玩。

隨著崔以雲坐下,電影正式開始。

這部電影的開頭是警局裡,電影的鏡頭非常晃動,像是一個紀錄片,讓人根本猜不出到底要放什麼。

所有人的視線跟隨著鏡頭一步一步的看下來,很快鏡頭來到一間審訊室,審訊室內坐著一個女人。

同學們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可是崔以雲卻知道的一清二楚,那是鐘甜甜,是殺她孩子的凶手,是她怎麼努力都懲罰不了的壞人。

崔以雲的手下意識的握成拳,她的眼底盛滿了憤怒。

“宋莆特助,這位就是鐘甜甜,按照法律是要坐牢的,故意傷人罪,性質惡劣,要坐六年的牢。”一旁的警員畢恭畢敬的說道。

“宋莆,你和他說說,我是陸少的人,陸少怎麼可能捨得讓我坐牢呢,陸少以後還要娶我,還要讓我做陸家少奶奶呢,是不是?”鐘甜甜痛哭流涕的說道,事情進展到這一步她是真的怕了,她怎麼都冇有想到崔以雲居然有膽量敢報警。

一旁的警員聽到鐘甜甜說她是陸少的女人,眼底流露出一絲的懼意。

“她說的不錯,她確實是陸少的人,就算她犯了錯,那也該是陸少說的算,那些證據通通都銷燬了吧,讓她無罪釋放。”宋莆淡淡的說道。

“是是是,那我這就去辦。”警員忙不迭的應下,他可不敢為了一個崔以雲得罪京都權利的頂峰。

崔以雲就這樣親眼看著鐘甜甜得不到任何的懲罰,她帶著不甘看向陸嘉木說道:“畜生。”

“繼續往下看,好戲纔剛剛開始上演呢。”陸嘉木抽著煙,薄唇微勾著說道,像極一個放蕩不羈的公子哥。

那個警員離開以後,身後傳來關門聲,審訊室內,隻剩下宋莆和鐘甜甜。

“宋莆特助,你快帶著我去找陸少吧,我不想待在這邊,這裡好臟好黑。”鐘甜甜懇求道。

“鐘小姐,在您往後的歲月裡,您就會發現,在這裡待著,其實纔是天堂。”宋莆幽幽的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鐘甜甜不解的問。

“阿勇,你可以行動了。”宋莆打了一個招呼,宋莆身後的一個手下走出來。

那個叫做阿勇的手下,目光狠厲,手裡拿著一瓶藥,一步一步朝著鐘甜甜走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