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乾什麼?是不是良心發現,準備讓我回去?”白卿卿氣呼呼的從二樓下來問道。

“距離上次車禍也有一個禮拜的時間,難道對我冇有動心嗎?”

“不是說再相處下去,就要動心了嗎?”戰墨深嘴角微揚著問。

白卿卿聽到戰墨深的話,眉頭越發皺起來,“怎麼會,你怎麼會知道這句話的?”

白卿卿充滿不解,那封信可是絕版,而且已經讓她撕的細碎,並且扔掉了啊。

當著白卿卿的麵,戰墨深把那份複原的紙高高舉起。

白卿卿的臉幾乎是唰的一下通紅,那麼羞恥的話,居然讓他複原出來,那個傢夥是魔鬼吧!

不顧任何的形象,白卿卿跑到戰墨深的麵前,墊起腳尖,想要努力的將那封信銷燬掉。

可是戰墨深整整一米**的性格,白卿卿根本夠不到。

“不要搶了,就算把這封信撕碎,那我也能把信的內容背出來。”戰墨深嘴角帶著笑,看著在鬨的白卿卿說。

“混蛋,你是故意的,你為什麼要這樣做!”白卿卿氣急敗壞的問。

“是你說的快要對我動心,那你就不可能是因為江逸的原因和我取消婚姻,所以你又是為什麼,為什麼莫名其妙的要和取消婚約?”

“我在你眼中是那種明知道你有女兒,還要插足你感情的女生嗎?”

“戰墨深你也是一個有女兒的人了,你,你就不怕將來你女兒遇到一個像你這樣的渣男嗎?”白卿卿反問道。

戰墨深的眉緊緊皺起來,為什麼白卿卿說的事情,他完全不知道。

“我是什麼時候有的女兒?”戰墨深一把禁錮住白卿卿的腰,逼她不準後退,開始詢問起來。

“你還和我裝什麼呢,我都看到了,就是你和燕靜宜的女兒,你抱著她走進開元集團,真是想不到你們之間還有那層關係,怪不得燕靜宜見到我總是恨不得吃了我似的!”

“嗬,嗬嗬。”迴應白卿卿的是戰墨深低沉的,隱忍的笑聲。

“笑什麼笑!?”白卿卿提高聲音,怒氣沖沖的問。

“笑你可愛,以後有什麼事情,不要憋在自己心裡,可以直接問我。”戰墨深摸摸白卿卿的頭髮,像是在逗弄一隻小寵物一般。

“燕靜宜和我是不可能的,我們永遠都隻會是朋友,那個女孩叫做安安,確實是我女兒,但不是我和燕靜宜的女兒。”

“那她是誰的女兒?總不能是燕靜宜自己生的吧。”白卿卿一副明顯不信的表情。

“是燕靜宜和我一個同學生的,但那個同學因為救我而死,安安是遺腹子,從小冇有爸爸,所以我讓安安認我做乾爸。”

白卿卿沉默了,想不到那個小女孩的身世那麼悲慘,生下來就冇有爸爸的她一定很可憐。

“這件事情原本準備等到安安出院回國以後和你說的,如果我們決定要在一起,那希望你能接受安安的存在,安安是我的家人。”戰墨深鄭重的說。

“如果是這樣,那我可以接受,安安肯定是遺傳了你同學的性格,看著挺乖的,一點都不像燕靜宜那個跋扈的性格!”白卿卿嘟嘟囔囔的吐槽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