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浩思不打算再耗時間,直接一把扯過白卿卿的手,把她壓在一棵巨樹下。

白卿卿吃痛,奮力的掙紮起來,“混蛋,畜生不如的傢夥!要是敢碰我一下,一定會讓你後悔!”

“哈?怎麼讓我後悔,用你這張嘴嗎?”衛浩思說罷,性急的朝櫻色嘴唇壓下去。

白卿卿的手不能動彈,但是腳可以,白卿卿準備用膝蓋重重頂上去。

“砰!”

隻是白卿卿什麼都冇來得及做,衛浩思像是一隻破敗的塑料袋那樣,直接飛出去。

“啊!疼!該死的!是誰!!”

衛浩思摔在兩米開外,痛到站不起來,說話時嘴角鮮血潺潺湧出,地麵上掉著兩顆門牙。

“那人是誰準許他進來的?裴默,保衛不當,是想受罰嗎?”戰墨深說著,從口袋拿出藍色手帕,擦拭著手,像是衛浩思身上有什麼可怕的病毒。

裴默隻覺得真冤,忙解釋起來:“戰爺,那人是衛家三叔養在外麵的私生子,前段時間剛剛認祖歸宗,要論關係,算是您的表弟。”

因為是戰墨深母親孃家那邊的,墨軒榭的門衛自然不可能攔著。

“原來是八竿子都打不著關係的窮表哥!”

“現在跪下認錯,本少爺可以饒你一條狗命!”衛浩思吐掉一口血水,囂張的說。

“把人給我丟出去!”多看一眼,戰墨深都覺得礙到眼睛。

“什麼?一個窮鬼在榕城,在我的地盤,居然那麼囂張!”

“等著,給我等著!”

……

衛浩思嘴中吐著臟言穢語,最後狼狽的像條狗一樣,讓保鏢丟在門口。

“衛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戰墨深淡淡的說,接著目光放在白卿卿身上。

穿的那樣寒酸,難怪讓人以為是女傭。

“裴默,帶她買幾件可以看的衣服。”

“明白,戰爺。”裴默連忙應下。

“誰要買衣服?你們做事怎麼從來不問當事者的意見?”白卿卿氣鼓鼓的問。

迴應白卿卿的是戰墨深那不可一世的背影。

“暴龍,真是暴龍!”白卿卿氣的跺腳。

“白小姐,請不要讓我為難。”裴默恭敬的說。

“要買衣服是吧!到時候可彆心疼!”白卿卿露出一個報複性笑容。

勞斯萊斯在柏油馬路平緩行駛,很快白卿卿和裴默來到銀座廣場。

銀座廣場四到十樓都是女裝店,白卿卿直接摁下前往十樓電梯,那裡的女裝品牌是最貴的。

“告訴暴龍一聲,我們女生買衣服,是不可能手下留情的。”

“請您隨意。”裴默露出一個標準的笑容,道。

白卿卿走進一家女裝店,開始看起來。

“白小姐,那些都是新款,特彆適合像你那樣有氣質的!”

“白小姐,看看那件紫色禮服,參加晚宴一定可以把你襯的膚如白雪!”

白卿卿聽到導購說白小姐,轉頭看去,想不到看到白珠。

“看著的確可以,刷卡,包括幾件新品通通都包起來。”白珠打扮的珠光寶氣,手一揮,幾十萬像流水一樣花出去。

“白小姐,闊氣!”

“白小姐,身為江少的未婚妻,幾十萬想必和零花錢一樣吧!”

白卿卿聽著導購恭維聲,手緊緊攥成拳。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