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陸嘉木對於這個結果早就猜到,可是親耳聽到宋莆說出來,他仍然覺得難受,像是一塊巨石壓在心口。

陸嘉木無法想象,崔以雲失去孩子以後,他的不信任對她有多大的傷害,他侮辱了她對孩子的愛,對孩子的保護。

想到這裡,陸嘉木習慣性的從車上找出一包煙,然後點燃上,這段時間他抽的煙比以往幾個月抽的都要多。

“陸少,我們應該怎麼做,那個鐘甜甜讓她坐幾年的牢合適?”宋莆詢問道,那可是陸家第一個孩子,一想到是被人暗算死的,他都覺得可惜。

“鐘甜甜,無罪釋放。”陸嘉木緩緩開口道。

“什麼?”宋莆有點不敢相信,鐘甜甜可是罪魁禍首啊,難道什麼罪都不需要揹負嗎?

“坐牢太便宜她了,我要讓她後悔出生,後悔來到京都。”陸嘉木幽幽的說,這是第一次他的眼中閃過殺意。

“是,那我這就將她保釋出來。”宋莆掛斷電話開始去操作起來。

賓利車內,一支香菸吸完,陸嘉木重重的揉了一把臉,他看向崔以雲的房間,燈已經滅掉,她應該進入夢鄉,可他卻失眠了。

在通訊錄裡,找了一大圈,陸嘉木找到戰墨深的電話撥通過去。

“那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情?”戰墨深接通電話以後詢問道。

“墨深,我感覺我生病了,整個人都變的不對勁。”陸嘉木開口道。

戰墨深一聽他的話,有點緊張起來,他可是陸家唯一的男丁,他的安危可是無比重要的。

“哪裡不舒服,和我說說,我再去問問卿卿。”戰墨深忙不迭的說道。

“心裡悶悶的,眼睛澀澀的,崔以雲打我咬我,我都不會生氣,現在滿腦子都是崔以雲,怕她不要我,怕她生氣,怕她身體不舒服。”陸嘉木緩緩的開口道,這個症狀已經持續了好久好久了。

戰墨深重重的鬆口氣道:“這個症狀不用去問白卿卿,我就可以給你診斷出來,你是犯相思病了吧。”

“相思病?”陸嘉木還是第一次聽到那麼奇怪的病。

“對,陸嘉木不管你承不承認,你都愛上崔以雲了。”戰墨深無比確定的說,因為他當初對白卿卿也是這樣的感覺,愛上一個人最開始的反應就是患得患失。

“怎麼可能,我和她隻是玩玩的,她小時候把我當做一個女生偷親,我恨她都來不及。”陸嘉木忙搖搖頭說道。

“那麼或許你是從小時候就喜歡上她了,不然怎麼可能那麼多年都忘不掉,而且隻準讓她碰你的身體?”戰墨深解釋道。

陸嘉木愣在原地,他不想承認,但似乎一切真的是這樣。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陸嘉木有些不安的問道。

“能怎麼辦,當然是去追她啊。”戰墨深理所當然的說道。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隻聽見樓下傳來砰的一聲巨響。

“嘉木,卿卿在樓下好像發生了什麼情況,我要去看看,我們改天聊。”戰墨深急匆匆的披著一件睡衣下樓。

“等會兒,你還冇有和我說怎麼追呢?”陸嘉木的話問出口,戰墨深根本就冇有回覆他,早就已經掛斷了電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