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以雲坐在沙發上,老中醫握著她的手,認真的把脈。

十分鐘後,老中醫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醫生,崔以雲的情況怎麼樣?”陸嘉木詢問道。

“情況不是很好啊,前段時間剛剛流產吧?”老中醫問道。

“嗯,不錯,前段時間是流產了。”陸嘉木忙點點頭說道,那副模樣簡直比崔以雲自己都更加關心她的身體。

“流產的時候就傷到根本了,當時一定是大出血了,為什麼流產結束以後都不坐個月子,都不好好休息,就你這樣的,年輕的時候不當一回事,等你老了就知道了,可有的苦頭吃,等到以後天一冷肯定渾身都得痠痛!”老中醫可惜的說道。

崔以雲聽到他那麼說,冇有什麼反應,反正她的身體早就破敗不堪了,但是陸嘉木一聽隻覺得心裡悶悶的難受。

“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調理?”陸嘉木忙問道。

“難咯,想把身體搞差容易,再調理可就困難幾百倍呐。”中醫歎口氣說道。

“您想想辦法啊,不能什麼都不做啊,不管什麼藥材,我都可以搞到的。”陸嘉木強調道。

“倒也不是需要什麼珍貴的藥材,隻是她這樣的身體將來都要養著,不能乾重活,不能太累,不能碰冷水。”老中醫一邊說,一邊拿出筆開始寫起來中藥單子。

陸嘉木一一記下,簡直比開會的時候都要認真。

崔以雲根本不把那些放在心上,今天有陸嘉木這個大魔王在,註定不能去打工了,她隻能給咖啡廳和酒吧發去請假的資訊,然後拿出手機開始檢視鐘甜甜的那個案子怎麼樣了。

就在崔以雲看案子的時候,陸嘉木讓張管家立刻去買老中醫說的藥單,然後再是買幾隻走地雞準備燉成雞湯給她補補。

三十分鐘後,一號公館的廚房內傳來一股難聞的藥味伴隨著焦味。

“咳咳,咳咳。”崔以雲忍不住的咳嗽起來。

“張叔,廚房裡怎麼回事啊,什麼東西燒糊了?”崔以雲不解的問道,按理說裡麵大廚的水平可是吊打五星級酒店的,根本不可能犯那種低級的錯誤啊。

“崔小姐,是陸少,陸少說要親自給您熬藥,我們說了他都不聽。”張管家尷尬的笑著說道。

“真是有夠無聊的。”崔以雲瞥了一眼廚房的方向,不在意的說道。

“崔小姐不應該高興嗎?陸少金尊玉貴,可從來冇有乾過這種活,就算是陸老爺子生病了,他也不可能親自給他熬藥呢,這個恩寵,您是獨一份的。”張管家介紹道。

“可我並不想要,遲來的深情,比草都輕賤!”

再是半個小時後,陸嘉木小心翼翼的端著一碗黑乎乎的藥過來。

“來,把藥喝了。”陸嘉木討好的說道。

“這個東西,是給人吃的嗎?”崔以雲抗拒的說道。

“苦是有點苦,但是對你的身體好,我拿著藥單去問過白卿卿,她說你可以吃的!”陸嘉木說著,還從口袋裡拿出幾顆糖,道:“喝完以後,給你吃這個,這個是甜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