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白卿卿現在在京都可是出名的刁鑽,出名的囂張,還有出名的受到戰爺寵愛!小小的一個前台哪裡是她的對手!

於是前台忙開口說道:“白小姐,請你稍等,我立刻去聯絡上麵。”

前台說著撥通陸嘉木特助宋莆的電話。

兩分鐘後,前台掛斷電話,和白卿卿說道:“白小姐,宋莆特助說請您上八十八樓。”

“嗯。”白卿卿揹著一個包,大大咧咧的朝著八十八樓走去。

電梯抵達八十八樓,宋莆恭恭敬敬的等在電梯麵前。

“白小姐,什麼風把您給刮來了,您找陸少是有什麼事情嗎?”宋莆笑著詢問道。

“和你無關,和工作上也無關,私人事情,現在立刻把陸嘉木叫出來,或者是我衝進去找他聊聊,二選一。”白卿卿無比囂張的說道。

“這……我請您進去吧。”宋莆帶著白卿卿朝著陸嘉木的辦公室走去。

在去往陸嘉木的辦公室上,白卿卿看到一個眼熟的人,仔細的一想她很快想起來,這不就是當初在三年村的小護士,鐘甜甜嗎?

“那個人怎麼會在這邊?”白卿卿指了指鐘甜甜問道。

在白卿卿看向鐘甜甜的時候,鐘甜甜自然也看到了她,鐘甜甜不怕崔以雲,可是看到白卿卿就和老鼠見到貓一樣,怕得要命。

“這位是我們總裁辦的鐘秘書。”宋莆如實說道。

“陸嘉木可真是有閒情雅緻啊,什麼阿貓阿狗都能當秘書,看來距離陸氏覆滅不遠了。”白卿卿幽幽的說。

宋莆用手擦擦額頭的冷汗,這位主兒,說話可真是夠帶刺的。

來到總裁辦,宋莆敲了敲門,在得到陸嘉木的默許以後,開門。

“什麼事?”陸嘉木正在看一份檔案,頭也不抬的問。

“總裁,白小姐說有私事想要找您聊聊。”宋莆尷尬的說。

陸嘉木挑挑眉看向麵前的女人。

“白卿卿,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聊的?”陸嘉木不解的問。

白卿卿看向宋莆道:“宋莆特助,你出去吧。”

“是。”宋莆乖乖的出去,他能感覺到辦公室的氣場特彆不一樣。

等到宋莆一出去,白卿卿直接開口道:“陸嘉木,我要你向崔以雲道歉,我要你去全校澄清,你和崔以雲不是包養的關係!”

“我憑什麼聽你的,我可不是戰墨深,你並不能命令我。”陸嘉木麵帶不爽的說道。

“你要是個男人,你就該對崔以雲道歉,她才二十歲,但是為了你懷孕,又因為你冇有保護好她流產!你比誰都知道,她答應和你在一起是為了什麼,她不是虛榮不是愛錢,她隻是想要挽救那個破敗不堪的家庭而已!你憑什麼用這一點去傷害她!你纔是那個最應該自責的人,趁虛而入的禽獸,你和那個殺千刀的崔天睿其實是一模一樣的人!”白卿卿氣急敗壞的說道。

“夠了!那個孩子是她自己不要的!”陸嘉木一掌拍下辦公桌說道,他向崔以雲道歉,那他這段時間所承受的痛苦,應該由誰來補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