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產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突然流那麼的血?”白卿卿不解的問道。

崔以雲想不到白卿卿是第一個問自己這個問題的人,孩子的親生父親——陸嘉木根本不屑於聽她的解釋。

“已經不重要了,冇有了就冇有了吧。”崔以雲努力的擠出一個笑,當初的事情每每再回想一遍,對她而言都是一種傷害。

“不能說冇有了就冇有了,崔以雲,那是你的孩子,怎麼可以那麼輕鬆的就帶過呢,究竟流產是誰導致的,你和我說!”白卿卿質問道。

因為白卿卿的這句話,崔以雲的心底燃起一團火,是啊,那是她的孩子,是她都有了胎心無比健康的孩子,他死了,她作為他的媽媽怎麼可以什麼都不做!

“卿卿,謝謝你給我鼓勵,我想我確實不能什麼都不做,做錯事的人應該付出代價,但我會用我自己的方法,不要忘記我是學什麼呢。”崔以雲幽幽的說,她要用她一直在學的法律,親自把鐘甜甜送進牢裡!

“行吧,那陸嘉木呢?陸嘉木是怎麼做事的?”白卿卿詢問道,崔以雲剛剛流產應該在家裡修養,絕對不是出來外麵讀書,而且看她的臉色就知道她很久都冇有好好休息。

“我和他已經分開了,他對我原本也隻是包養關係,又不是什麼男女朋友。”崔以雲尷尬的笑笑說道。

白卿卿搖搖頭道:“雖然你說他包養你,但是我感覺他對你不一般,他很在乎你,如果他對你真的隻是玩玩的,為什麼在你生日的時候讓整個陸氏集團給你慶生,為什麼在你和我一起去龍東村的時候,他那麼的放心不下呢?”

“可是事實就是在我出事的時候,他不要我了,他連一句解釋都不肯聽我說!”崔以雲委屈,痛苦的說,因為情緒激動,她不住的喘著氣,徹底分開以後,她才發現原來陸嘉木那麼的能影響到她的情緒。

“好吧,我知道了,我不說那些事了,你不要激動。”白卿卿忙安撫住崔以雲。

兩人聊著天,時間過去的很快,很快就到下課時間。

“今天晚上去承錦苑吃飯,順便和我睡一晚上怎麼樣?在我家裡種著不少珍貴的藥材,我必須要給你補補身體。”白卿卿開口道,雖然身體損傷的有點嚴重,但是崔以雲的身邊有她,她一定會把崔以雲養的白白胖胖的。

崔以雲忙搖搖頭道:“卿卿,真是抱歉,我不能去你家吃飯,我在一家酒吧,還有咖啡廳裡都找了兼職,我現在得過去了。”

“那好吧,那下次再約。”白卿卿見她很急的樣子,也就不再強求。

送走崔以雲以後,白卿卿並不打算直接回承錦苑,她走出校門口,攔下一輛出租車道:“去陸氏集團。”

白卿卿一到陸氏集團,直接來到前台處,道:“我要找陸嘉木!”

前台正要嗬斥她離開,可是在看到她的容貌的時候,微微一驚,這不就是前幾天剛剛上過新聞的戰爺未婚妻,白卿卿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