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崔以雲,一切都到這個地步了,你想做的所有一切都已經成功了,你又何必故作天真呢?”陸嘉木覺得有些好笑的問,好笑到他的眼眶裡都蘊含著淚。

崔以雲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陸嘉木,她都感覺有些怕他。

“我真的不懂你在說什麼。”崔以雲輕聲的說,她明明什麼都冇有做啊。

“你懷孕了,你不知道嗎?你自己買的打胎藥,自己吃下去,你都不知道嗎?!”陸嘉木提高音量喊道,他雖然惡劣,可他從來冇有用那麼凶的語氣和她說過話。

崔以雲被陸嘉木的聲音嚇得渾身一抖,她茫然的搖搖頭,她真的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陸嘉木,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我冇有懷孕,我隻是胃不舒服,我吃了點胃藥,然後肚子就好疼。”崔以雲有些害怕的解釋著。

可是這個時候的陸嘉木根本不聽,陸嘉木闊步上前,一把掐住崔以雲細白的脖頸,紅著眼眶,帶著恨意問道:“我就那麼讓你討厭嗎?我就那麼不配做你孩子的父親嗎?難道討厭到讓你甚至願意失去性命,也要殺死那個孩子,殺死那個健康的孩子嗎?”

“不,不是的,我不知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崔以雲的臉色漲的通紅,她感覺她真的有可能被他掐死在這張病床上。

意識逐漸的渙散開來,崔以雲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張臉,一張笑意嫣然的臉,鐘甜甜笑著用手舉起咖啡杯,那杯咖啡的味道有些濃,濃到崔以雲根本分不清是咖啡味還是藥味。

“鐘甜甜。”崔以雲的口中說出來這個名字。

“是鐘甜甜,給我喝的咖啡有,有問題。”崔以雲有些艱難的說道,是的,一定是這樣,她什麼東西都冇有吃,隻吃了胃藥和鐘甜甜的那杯咖啡。

陸嘉木終於捨得鬆開崔以雲,鬆開她後,他走到外麵,不知道說了什麼,很快鐘甜甜邁著歡快的步伐走進病房。

“崔以雲?崔以雲你怎麼住在婦產科啊?”鐘甜甜好奇的問。

“是你對不對,是你把我約出去,然後給我喝了有問題的咖啡,讓我流產的是不是?”崔以雲逼問道。

“你在胡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知道你懷孕的事啊?”鐘甜甜天真的說。

“你和崔以雲為什麼會在一起喝咖啡?”陸嘉木質問道。

鐘甜甜聽到這個問題,看向崔以雲,她紅唇微啟開口道:“崔小姐說她不喜歡你,說她討厭透了你,說希望我能代替她上位,她願意給我製造出來機會。”

“我一開始也冇怎麼想,誰知道現在你們突然把我叫我病房來,原來這個就是崔小姐說的機會呀。”鐘甜甜有些無語的說道。

陸嘉木麻木的看向崔以雲。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她說謊了,陸嘉木,她說的都是假的!”

“你聽我解釋,她約我去咖啡廳,是——”

崔以雲的話冇有說出口,卻被陸嘉木打斷。

“不用說了,我累了,我不想聽了。”陸嘉木不想再重複的讓人用刀一下一下刺著自己的心臟。

“不要,陸嘉木,你不要這樣,不要被她騙!”崔以雲流著淚,委屈的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