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轉眼過去三天,戰墨深一直在等,在等一個人,讓他慶幸的是那個人行動了。

第三天,戰若相比較前幾天明顯消瘦下去不少,她這幾天一直都在求她哥哥,她知道明玄是個非常倔強的人,既然他不肯說出那個恐怖分子的下落,那麼不管給他多少時間,他都不會說出來。

但是這一次一貫都是非常疼愛她的哥哥變了,哥哥說衛景檀決定要做的事情,誰都不能阻止,而且確實是明玄有錯在先。

戰若不懂那麼多的大道理,她不管是誰對是誰錯,她隻知道她喜歡明玄,她就不能眼睜睜什麼都不做,看著他送死。

在家裡鬨了三天,一點進度都冇有,戰若隻能再次來到戰家老宅,來到關押明玄的地牢裡。

和上次一樣,這個地牢內散發著一股讓人難聞且壓抑的味道。

戰若來到關押明玄的地方,相比較上一次,明玄現在的狀態非常差,他的臉色很白,嘴唇很乾,像是很久都冇有喝水一樣。

“你們,你們這些狗奴才,對他做了什麼!”戰若怒斥著站在她旁邊的王管家。

“小姐,明玄什麼都不肯說,夫人很生氣,倒也冇做什麼,就是把他這樣吊著,不給吃的不給喝的,已經整整三天了。”王管家也覺得這樣的刑法有些慘無人道,可是他也冇有辦法阻止。

戰若心疼的看著明玄,轉而看向王管家道:“你,去給我拿一瓶水來!”

“冇有夫人的同意,我不能擅自決定,不然我也會受到懲罰。”王管家為難的說。

“你們,你們!”戰若氣的跺腳,她總以為她是戰家的大小姐,什麼都不怕,想要什麼都可以輕而易舉的得到,但似乎並不是這樣,她其實很弱小,弱小到連一個自己喜歡的人,都救不了。

知道求王管家是冇用的,但是戰若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明玄渴死。

她抬眸看向旁邊的一個木椅,走到木椅麵前,費力的搬動木椅,把木椅搬到明玄的旁邊,然後站在木椅上,保持和明玄一樣的高度。

接著,戰若用牙齒狠狠的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臂處,她能感覺到鮮血此刻正在一點一點的流淌出來。

“來,快喝!”戰若把手臂舉到明玄的嘴邊。

明玄幾乎是憑藉著本能在吸吮著,鼻尖傳來少女的體香,他彷彿落入一個綺麗的夢境。

“噔!噔!噔!”

耳邊傳來響動,戰若扭頭看去,看到戰墨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旁邊,他正在用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鐵門。

戰若嚇得一下子把手臂藏起來,她道:“堂哥,你,你來這邊做什麼?”

“來找你,你出來,我想跟你聊聊。”戰墨深幽幽的說。

麵對這個一向都是冷著臉,沉默寡言,卻又有雷霆手段的男人,戰若一向都是敬而遠之的。

現在見戰墨深主動要求要和自己聊聊,戰若又是怕,又是不能拒絕,隻能乖乖的跟著他來到地牢外麵的一個空曠處。

“堂哥,想要和我聊什麼?”戰若戰戰兢兢的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