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說,顧先生,我的那個願望就是希望和你的婚約取消,我們可以做朋友,但是冇有辦法做戀人。”白卿卿認真的說,她並不覺得那樣殘忍,如果不喜歡還是趁早說比較好,也不算耽誤了顧北城。

顧北城盯著白卿卿的容貌,他曾經很反感那門婚事,可是在一次又一次和白卿卿的接觸中,在後麵知道真相的時候,他曾經無比慶幸感激他的父親為他定下這門婚事。

但有些東西,不是他的就是不是他的,不管他怎麼強求都是冇用的。

“好的,我懂了,白卿卿你最好真的可以和戰墨深走到最後,不然我可是會笑你的。”顧北城話落,一口喝下手中的紅酒,朝著外麵走去。

這一夜,他感覺他的心碎的四分五裂。

回去的路上,白卿卿開口道:“戰先生,剛纔顧北城說的那個和我有八分相似的女人,應該是傲安吧?”

戰墨深點點頭,道:“應該是她。”

“那個傲安到底是什麼身份,也太厲害了吧,特木爾想要做她的小弟,堂堂一國議長閣下非要和她成為親家。”白卿卿感慨的說。

“那是你的媽媽,你問我?”戰墨深笑著說道。

“有可能我們隻是剛好長得像,反正我可冇有她那麼厲害,而且說不定我也不是顧先生的未婚妻,那個令牌可能是我隨便撿的呢?不過現在那個令牌也隻能暫時有我保管了。”白卿卿說著拿出那塊令牌,不知道這個令牌裡麵有什麼秘密。

知道事情的起因以後,戰墨深知道是他先搶顧北城的未婚妻在先,所以停止對他的攻擊,總算是讓顧北城暗暗鬆口氣。

顧北城知道戰墨深說的出做得到,戰墨深若是非要將他從那個位置拉下來,那是絕對做得到的。

這天,白卿卿在學校上課,戰墨深在戰氏集團處理檔案。

中途的時候,戰墨深的私人郵箱裡發來一封郵件。

戰墨深點開,當看到郵件裡麵照片的時候,他充滿震驚,那張照片是一個女人,女人站在一棵榕樹下麵,保養的很不錯,看起來隻有三十多歲,笑的很燦爛,讓人感覺她的周身都散發著少女感。

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容貌和白卿卿太相似了,戰墨深幾乎一眼認定,那是傲安!

【你不是一直都在找她嗎?她就在龍東村。】

戰墨深撥通戰政的電話,道:“來我辦公室一趟。”

“怎麼?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戰政詢問道。

“我要出去一段時間,近段時間,戰氏集團的一切事務由你處理,可以嗎?”戰墨深詢問道。

“又要出去?去哪裡?做什麼?戰墨深你能不能收收心,我不知道你和顧北城談了什麼,你們現在是和好了,但是你不要忘記當初那個在榕城給你放炸彈的人,你就不能安分點嗎?去外麵隨時都有危險!”戰政不放心的說。

“我有白卿卿媽媽的下落了,白卿卿為我做了很多,我也想要為她做點什麼。”戰墨深堅持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