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先生,那一切都是你做的,是不是?”白卿卿詢問道,除去戰墨深,誰敢輕易的得罪顧北城啊,是嫌自己活的太長嗎?

“嗯。”戰墨深直接承認下來,並且開口道:“這個僅僅隻是一個前菜,我等著顧北城主動找上門和我談談的那一天。”

這就是成年人的報複方式吧,不會打打鬨鬨,他們的戰爭悄無聲息,卻直擊對方的要害處,一點都不留情。

今天是萬全廣場出事,第二天,一個事情,再次爆上熱搜。

【京都商政銀行董事長涉嫌貪汙**被抓!】

在這條微博的下麵,有很多條評論都在說這位董事長和顧北城的關係匪淺,兩人經常一同吃飯,一同出席在各個鏡頭麵前。

一時間,微博底下不少網友對於顧北城都有些不信任起來。

陽光快樂的孩子:顧北城可是我們的下任議長繼承者,怎麼最近的壞事都有他啊?

品茶看熱鬨:和你們說一個可怕的事情,上回戰墨深被拘留都有他的身影,有冇有可能是他陷害的?

韭菜年代:說不定是真的呢,下任議長繼承人人品堪憂啊。

白卿卿和戰墨深看得到的時候,顧北城自然也看得到。

“先生,我們現在該怎麼做?要不要把溫良平撈出來?”陳管家站在他的旁邊開口問道。

“撈?怎麼撈?溫良平的事證據確鑿,我要是再去撈,是要告訴所有人我和他真有關係,是嗎?”顧北城厲聲斥責道,他一貫都是儒雅的,但是最近接二連三的出事,讓他都有些沉不住,他不知道下一個出事的又是誰。

“商政銀行董事長這個位置換個靠譜點的人坐上去。”顧北城命令道。

“這個位置,已經有人坐上去了。”陳管家戰戰兢兢的開口。

顧北城抬頭,看向陳管家,滿是不敢置信的問:“誰敢?”

“是一個叫做陸承吉的,是葉將軍那邊的人。”

“砰!”顧北城氣的一腳揣在茶幾上。

葉將軍也就是盛笠的外公,盛笠和戰墨深的關係一貫都是最要好的,那個陸承吉不明擺著是戰墨深的人嗎?

戰墨深真是厲害啊,一出來,直接將他的錢袋子都給搶走了!

顧北城深吸一口氣,然後拿出手機撥通一個熟悉的電話。

“喂。”電話那頭的男聲充滿磁性。

“墨深,我們談談。”顧北城沉著聲音說道。

“好啊,我真的很好奇,你為什麼那天要給我下套,時間定在今天晚上,我們洲際酒店的咖啡廳見。”

“來的時候,帶上白卿卿。”顧北城隻提出這一個要求,然後掛斷電話。

晚上,洲際酒店,今天整個酒店對外暫停營業,隻因為京都最有權勢的兩個人,在這裡談話。

白卿卿和戰墨深抵達洲際酒店的時候,顧北城已經站在一旁,手中拿著一個高腳杯,裡麵倒著猩紅的葡萄酒。

看到他們兩個人,顧北城準備走過去。

當白卿卿看到顧北城朝她走來的時候,她下意識的躲在戰墨深的身後,她有點怕顧北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