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陳管家即將下去的時候,白卿卿早已和那些記者爭辯起來。

白卿卿的目光落在第一個問她問題的記者上麵,她開口道:“你在現場嗎?”

“什麼意思?”記者不解的問。

“說戰墨深強姦的,你在現場嗎?如果你不在,你說什麼屁話呢?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的嘴給撕爛了,告你誹謗罪,讓你也去坐幾年牢啊!”白卿卿聲音響亮的說道,她的氣場不輸於這裡的任何一個人!

“我,我是不在,但是那些照片都傳出來了,難道有假嗎?”記者哆哆嗦嗦的說。

“在冇有判刑以前,一切皆有可能,而且誰強姦誰,都是不一定的,說不定戰先生纔是受害者呢!?”白卿卿話落看向司機,道:“把這幾家的報社都記下來,等戰先生把誤會解釋清楚後,再找你們算賬!”

此刻所有的記者均鴉雀無聲,戰墨深雖然現在是被拘留了,可是他的餘威仍然讓人懼怕。

白卿卿留給那些記者一個背影,邁著堅定的腳步,走進榮泰館。

顧北城在二樓看著那一幕,忍不住鼓掌,那就是他父親為他定下的未婚妻,是原本屬於他的未婚妻!

現在他做的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把錯誤的事情糾正過來,又有什麼錯呢!

白卿卿坐在客廳,陳管家將上好的茉莉花茶端出來,一下子客廳內飄散著淡淡的花香。

在那樣的花香中,顧北城穿著一套家居服慢慢走下來。

白卿卿根本就冇有心思去喝花茶,看到顧北城她直接開口說道:“戰先生和你秘書是怎麼回事?”

一旁的陳管家看向白卿卿,隻覺得這個女人真是厲害,居然敢用那種質問的口氣和顧先生說話。

雖然顧北城在外麵一直都是紳士的人設,可是能做到這個位置上的,怎麼可能不沾血?

“正如外麵記者報道的那樣,戰墨深昨天和我見麵,後麵可能是喝點紅酒有點神誌不清,在我秘書送他回家的時候,是他主動提出去酒店休息一會兒,然後強姦我的秘書。”顧北城來到白卿卿的麵前說道。

“顧北城,我要的是真相,不是那種說給記者聽的故事!”白卿卿一字一句的說道。

“那就是真相,白卿卿,戰墨深辜負你的真心,不配和你在一起。”顧北城勸說道。

白卿卿注視著顧北城,見他堅持那麼說,開口道:“那你把那個秘書叫來,我要當麵問問她,不管戰先生喝多少的酒,都是不可能做出那種事情的,一定是她故意陷害!”

“不好意思,那個秘書死了。”顧北城在沙發上坐下,端起一杯茉莉花茶喝起來,生活在一個權利的中心,從小他接受的教育是,有些事情要麼不做,既然要做,那就一定不能留下任何的把柄。

“什麼!怎麼死的?”

“今天早上,就在十分鐘前,在警局錄完筆錄後,她回到那家酒店,從六十樓的高度一躍而下,當場斃命,她說要用自己的死證明清白,讓戰墨深坐牢。”顧北城看了眼價值不菲的手錶,幽幽的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