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先前您讓我送去警局的那幾個混混,打算要讓他們付出什麼代價?”宋莆詢問道,根據常規的做法,他們並不曾實質性的傷害到崔以雲,最多不過是拘留幾天而已。

“給他們扣個罪名,不能低於十年!”陸嘉木冷聲說道,他可以欺負崔以雲,但是並不意味著誰都可以欺負崔以雲!

“是。”宋莆忙去安排起來。

電話掛斷,那心理醫生從房間走出來。

“怎麼樣?崔以雲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剛纔就跟魔障了一樣?”陸嘉木心有餘悸的問道。

“崔小姐先前應該是經曆過一段非常糟糕的記憶,在特殊情況下她看到鮮血會非常害怕,非常恐懼。”心理醫生說道。

陸嘉木點點頭,道:“你說的冇錯,確實有一段非常糟糕的回憶,她的繼父被她的弟弟殺死,就死在她的麵前。”

“原來是這樣,難怪呢,現在她的情緒已經平靜下來,平時裡要注意不要和她說起當初的事情,免得她承受不住,她有一段記憶一直都是封存的狀態,一旦開啟,很有可能逼瘋她。”心理醫生如實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陸嘉木點點頭,目光看向房間裡的那個女人,他以為她是一個巨人,不會感覺到疼痛,不會感覺到悲傷,可是現在似乎是錯了,她原來比誰都脆弱,那這個臭女人乾嘛總是逞能啊,在他身邊稍微乖點不知道嗎?

心理醫生離開以後,陸嘉木走進房間。

崔以雲的手裡捧著一杯溫水,正在一口一口喝著。

看到陸嘉木,崔以雲放下水杯,有些侷促的開口道:“今天的事,謝謝你。”

男人走到崔以雲身邊,有點傲氣的開口道:“早那麼乖不就好了。”

崔以雲無語,桃花眸微微上揚看著身邊的男人,陸嘉木確實算得上是一個十足十的帥哥,有顏有纔有錢,難怪房流麗那麼喜歡他,為了他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如果他們之間的相遇不是因為她缺錢需要他的包養,她會愛上他嗎?崔以雲的腦海中突然蹦出來那麼一個想法。

隻是當那個想法一蹦出來,崔以雲連忙搖頭,她是怎麼了,怎麼會有那種想法,在他們的這場遊戲裡最不能產生的就是動心!

陸嘉木看到崔以雲一直死命的搖頭,有些不放心的開口問道:“你是怎麼了?搖頭做什麼?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冇有,陸嘉木,你應該記住自己的身份,你隻是我的金主,我出賣自己的身體,你付出錢,僅此而已,你用不著關心我。”崔以雲著重強調道。

陸嘉木一愣,然後冷冷開口道:“還真是分得清啊,放心,我隻是因為在你身上花了錢所以才幫你的,像你這種那麼虛偽的女人,我怎麼可能愛上你啊!”

陸嘉木說著轉身朝外麵走去,隻走出去以後,他並不開心,崔以雲越是對他冷淡,他的心裡就越不是滋味。

翌日清晨,陽光升起,崔以雲一大早的離開一號公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