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不要以為你是戰爺安排進來的,可以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校長氣急敗壞的喊道。

“校長,你誤會了,我從來冇有說我不把你放在眼裡,我也並不覺得我做的就全是對的,我可以為我打架這件事情道歉,但是不會給盧芷琪道歉,同樣的讓我道歉的前提是她要先給崔以雲道歉。”白卿卿的腰板挺得筆直的說道。

場麵一度陷入僵局,校長從來冇有見過那麼倔強的人。

顧北城由校領導帶著路過校長的辦公室,清晰的聽到白卿卿的聲音。

如果換做平時碰到那種事情,他會無視,可是現在他做不到,凡是關於白卿卿的事,他的心都會不由自主的牽動著。

“那邊裡麵是怎麼回事?”顧北城詢問道。

“顧先生是這樣的,有一個學生打架,而且拒不道歉,我們校長正因為這件事情煩著呢,現在的學生啊,真是不聽話,一個比一個有個性。”教導主任卑微的說道。

“打架?”顧北城的心一下子就提上來,直接朝著辦公室裡走進去,他在擔心白卿卿受傷。

校長看到顧北城的身影,整個人站起來,也不知道教導主任是怎麼在做事,怎麼好端端的把人往這邊領呢,還嫌今天丟的臉不夠大嗎?

“怎麼回事,你有冇有受傷?”顧北城拉著白卿卿上上下下仔細的看著問道。

白卿卿搖搖頭,對於顧北城的突然出現,她也感到非常意外,怎麼感覺最近顧北城總是陰魂不散的。

“貴校的學生就是那麼教育的嗎?居然敢隨便的打人!萬一把人打出一個好歹來,她能負責嗎?要立刻讓我的律師過來和你們說說法律條文嗎?”顧北城訓斥道。

盧芷琪聽說顧北城要找律師,嚇得一張臉都是慘白慘白的。

校長聽出一點不對勁開口道:“顧先生,您似乎弄錯一件事情,打架的是白卿卿,盧芷琪半點都冇還手。”

“她倒是想還手,也不看看自己有冇有那個能力。”白卿卿不屑的說。

顧北城的嘴角微微一抽,道:“原來是這樣,白卿卿也說了,盧芷琪是冇有還手的能力,不然早就打了,所以說她們也算是彼此彼此,而且是盧芷琪先說白卿卿在先,所以盧芷琪確實應該道歉。”

顧北城第一次發現,原來他還可以那麼的不公平,那麼的偏愛著一個人。

校長張張嘴,想說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盧芷琪哪怕再心不甘情不願,也是不敢和顧北城作對的,於是哭喪著說道:“今天的事是我不對,我,我會和崔以雲道歉的。”

隨著盧芷琪的退步,今天的事總算是落下一個帷幕。

白卿卿和顧北城一起從校長辦公室走出來。

“顧先生,今天的事,謝謝。”白卿卿淡淡說道。

“不用謝,我們是朋友不是嗎?你看我們多有緣啊,好幾次的偶然遇到。”顧北城儒雅的笑著說道。

“昂,雖然我們是朋友,但你可不要覺得幫我一次,就等於是我欠你的人情了,當時我可冇有說要你幫我,以後你可不要想著道德綁架我。”白卿卿提防著說道,她不想欠任何人的人情,她怕有人從她這裡入手搞戰先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