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赫,不要那麼說,不是你的錯,是戰凝夢自己走不出來。”白卿卿忙把他扶起道。

看著眼前消瘦一圈的男人,白卿卿也是挺搞不懂戰凝夢的,眼前的男人把她當做一整個世界,她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去追逐一個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人,甚至為此搭上性命,如果她在天有靈,真的不會後悔嗎?

“夢夢在哪裡,我想去看看她。”戰墨深平靜說道,他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自然知道戰凝夢的死不能怪在段光赫的身上,若是真的說起來,其實是他逼死她的。

“不要去看了,火災很大,燒了整整四個小時,等火撲滅的時候,臥室裡隻剩下一具燒焦的屍體,什麼都看不出來。”

“夢夢活著的時候那麼喜歡你,我想她死後肯定不想讓你看到那麼醜的模樣。”段光赫紅著眼眶說道。

戰墨深停住腳步,仰頭望著燈一會兒。

白卿卿看著戰墨深的後背,其實他不是神,同樣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人,需要安慰,需要陪伴。

白卿卿上前輕輕的握住他的手,說道:“戰凝夢不會回來了,但是我願意和你一起走接下去的每一步路。”

“白卿卿,從此以後,在我的世界裡隻有你了。”戰墨深望著戰凝夢的那張遺照說道。

在M國待了三天,這三天戰墨深的情緒都很低落,白卿卿倒是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

在兩人準備回家的時候,她問道:“戰先生,怎麼好像都冇有看到你的媽媽?”

戰墨深原本是正在看一份檔案的,聽到白卿卿的話停下動作道:“衛景檀冇來嗎?”

白卿卿重重的點點頭,她的記憶力還是不錯的,看到過不少人,唯獨衛景檀一直都冇有碰到,畢竟那是養了二十年的女兒,在她的葬禮上連一麵都不曾看到,實在是有點奇怪。

戰墨深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道:“去查查衛景檀這三天在乾什麼。”

很快電話那頭傳來答覆,衛景檀聽聞女兒死亡的訊息,受不住那個刺激暈倒過去,這三天時間一直都在醫院修養。

“戰先生,那我們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她呢?白髮人送黑髮人,一定很傷心。”白卿卿詢問道。

“像她那樣冇心冇肺的人,因為戰凝夢的死而暈倒過去,還真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最近有點忙,等時間空下來,我們去戰家老宅看看她吧。”戰墨深決定下來。

飛機是天空中飛行一天一夜,白卿卿和戰墨深重新踏上京都的土地。

抵達京都後,戰墨深先送白卿卿去皇家學院上課,再是前往戰氏集團處理一係列的事務。

“裴默,那份檔案怎麼會忘在承錦苑的,到底你是怎麼在辦事?!”

“現在立刻去承錦苑把那份檔案給我拿回來!”

沈瓊剛走進去給戰墨深送一杯咖啡,就聽到戰墨深發脾氣的聲音。

“墨深,不要那麼生氣嘛,那樣對你的身體不好的。”沈瓊勸說道。

她是故意當著裴默的麵那樣說的,她要告訴所有戰墨深身邊的人,她在戰墨深心目中的地位是不一樣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