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瓊的兩隻手緊緊的交叉在一起,憑什麼她的命運那麼坎坷,而那個什麼都不是,隻是靠著樣貌的女人,卻可以得到戰墨深的偏愛。

甚至沈瓊難以想象,若是沈開霽那個野種找到京都,那她應該怎麼辦呢?

戰墨深可以護住她一時,可以護住她一世嗎?

除非戰墨深是她的,那她纔有和沈開霽唱反調的資本!

戰墨深陪著白卿卿一起和肉肉玩,總感覺和白卿卿在一起,連他都變的年輕幾歲。

就在氣氛非常溫馨的時候,戰墨深的手機鈴聲響起來。

“那麼晚了,會是誰的電話?”白卿卿不解的問。

戰墨深看向那個來電顯示,來自於M國。

“喂,是誰?”戰墨深接通電話,問道。

白卿卿還在繼續逗弄著肉肉,時不時的看一眼戰墨深,她不知道電話裡麵是什麼內容,但是可以發現戰墨深的表情正在越來越嚴肅。

“嗯,我知道了,我今天就過去。”戰墨深掛斷電話,整個人一下子頹廢下來。

“戰先生,發生什麼事了?”白卿卿詢問道。

“戰凝夢,死了。”戰墨深輕聲的開口,儘管說出這句話,但他都感覺那麼的不真實。

“死了?怎麼死的?她不是和段光赫定居在國外了嗎?”白卿卿迷茫的問。

“剛纔的電話是段光赫打來的,他說夢夢趁他外出的時候,放火燒了整幢彆墅。”戰墨深麻木的說,然後起身,繼續說道:“我現在要去一趟M國,參加夢夢的葬禮。”

白卿卿能看得出來此刻的戰墨深情緒非常不好,哪怕他討厭戰凝夢的一些所作所為,可是戰凝夢和其他女人還是不一樣的,那是從小陪他一起長大的妹妹啊,是在他最最痛苦的時光裡,給他安慰的人。

在戰墨深即將離開的時候,白卿卿用手牢牢抓住他的衣袖。

“戰先生,我陪你一起去,不管有什麼事情,我都陪你一起麵對。”白卿卿堅定的說。

“那是夢夢的葬禮,真的願意去嗎?不用勉強。”戰墨深開口道,戰凝夢對她做出的種種事情,哪怕戰凝夢死了,戰墨深都冇有資格求她原諒。

“不勉強,戰先生,我希望往後每一個在你覺得難熬的時光裡,都有我陪著你!”白卿卿牽著他的手,一起朝著承錦苑外麵走去。

當天晚上,兩人一起乘坐飛機,前往M國,前往段光赫目前所居住的地方。

抵達段光赫目前住的地方,已經是第二天的十點鐘,戰墨深一夜未睡,眼睛裡的紅血絲多的嚇人。

他們穿著一身黑色,走進靈堂,靈堂裡已經來了不少的人,不少戰家的親戚和段家的親戚。

段光赫坐在靈堂最裡麵,整個人像是靈魂讓人硬生生的抽離出來,成了一具行屍走肉。

“光赫,我們來了。”白卿卿牽著戰墨深走過來道。

段光赫看到白卿卿,眼淚不由自主的滑落下來,隻見他跪在地上,道:“戰爺,我對不起你們,我真的儘力了,我寧願死的是我,我甚至願意用我命去換凝夢的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