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老太太,開口道:“可以讓我進去看看奶奶嗎?”

“你想做什麼?”顧北城充滿戒備的問道。

“去看看奶奶的病情,說不定有解決的辦法。”

顧北城有點不相信,且不說白卿卿隻有十幾歲,給奶奶做手術的可是有幾十年經驗的醫生,都隻能做到那個地步。

“不要忘記,上次齊奶奶中暑昏迷,是誰給她塗抹薄荷純露的。”戰墨深提醒道。

聽他那麼一說,顧北城想起來,這個白卿卿是有兩把刷子的。

“進去看看可以,但是任何的醫治措施,都要經過我的同意。”顧北城提醒道。

白卿卿點點頭,獨自一個人來到重症監護室,前幾天還是和藹的,說話有些毒舌的老太太,此刻渾身插滿管子的躺在病房床。

白卿卿握住她的右手開始把脈,然後檢視擺在一旁的腦部片子。

足足看了二十分鐘,白卿卿走出重症監護室,道:“需要重新做一個手術。”

此言一出,引起一片嘩然

“才做完手術,再做手術,奶奶能承受得住?”顧北城詢問道。

“顧先生,可不能由著一個丫頭片子胡來。”一旁的主治醫生忙開口說道。

白卿卿拿出齊江雪的腦部片子,擺到顧北城的麵前,開口道:“你們看看那個上麵的瘀血,奶奶昏迷不醒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為它,四小時內,如果放任不管,奶奶輕則沉睡不醒,重則病情加重,既然這樣,為什麼不賭一把?奶奶是一個驕傲的人,我想她肯定不希望成為一個植物人癱在床上。”

“小丫頭,分析的倒是有點道理,但是,有誰能做這樣的手術?”主治醫生問道,患者的年紀八十多歲了,難度太大。

“白卿卿,這裡不是在榕城,想清楚再做決定。”戰墨深建議道,畢竟裡麵的老太太地位非比尋常。

一旁的主治醫生,聽到白卿卿這個名字,眼神一亮,道:“你就是白卿卿?是榕城那個做心臟手術的白卿卿?”

白卿卿點點頭道:“你知道我?”

“當然,我的恩師都玉韻,時常在我們這邊提起你,去年他有去榕城醫學院找過你,想要收你作為關門弟子,但是你不願意,那個時候都老師可是難受很長時間,他常和我們說,你是他見過最好的苗子,隨意點化,便是國醫級彆的人物。”

“是他言重了,冇有那麼厲害。”白卿卿擺擺手,謙虛的說道。

“如果是你來做手術,那我想或許真的有奇蹟可以發生。”主治醫生讚揚的說道,畢竟都教授都不曾那麼誇過靈悅。

現在一下子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顧北城的身上。

眼前隻有那麼一條路了,顧北城隻能孤注一擲一把,看向白卿卿說道:“我把奶奶交到你的手上,若是你能治好她,我可以給你一個願望,隻要你提,我都幫你做到。”

“等我的好訊息。”

主治醫生為白卿卿提供場地,提供所有手術用具,白卿卿輕裝上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