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們不知道你的奶奶發生這種事情。”戰墨深沉聲說道,看著躺在重症監護室上的老太太,在他的心裡同樣是不好受,老太太是看著他們這幾個小輩長大的,為人和藹可親。

“聽說當時出事的時候,月兒和老太太待在一起,月兒,難道你就冇有什麼可說的嗎?”白卿卿冷冷的看著她問道。

“白卿卿,這種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認為奶奶出事和我有關係嗎?奶奶和我無冤無仇的,我為什麼要那樣做?”月兒忙不迭的將一切關係撇的乾乾淨淨。

看著月兒那副委屈的模樣,白卿卿忍不住的拍手鼓掌道:“那我呢,那我和你有什麼仇什麼怨嗎?”

“我們自然也是無冤無仇的。”月兒不知道白卿卿接下去要做什麼,傻傻的順著她的話往下接。

“那你為什麼要聯絡特木爾,讓特木爾把我抓走呢?”白卿卿的目光牢牢的盯著月兒問道。

顧北城聽她們的對話充滿不解道:“白小姐,你是不是誤會什麼,特木爾是全球最大的毒梟,月兒應該不認識他纔對。”

是了,因為這是他一直等著的未婚妻,所以他自然傻傻的以為她是全世界最乾淨的女孩。

白卿卿拿出手機從裡麵播放出一段音頻。

音頻裡麵的聲音赫然是月兒的。

“怎麼樣,想不到吧,特木爾接的每一個電話都是可以恢複通話記錄的,而且通過雷達可以證明那個電話是從榮泰館打出來的。”

“那麼多的證據擺在麵前,白珠,看你還怎麼賴的掉!”白卿卿一字一句無比清晰的說道。

月兒的手緊緊握成拳,下意識的後退幾步,挽住顧北城的手說道:“北城,他們說的什麼白珠,我真的不知道。”

“如果你不是白珠,那你為什麼會對我有那麼強大的恨意,為什麼一次兩次的要陷我於死地呢?”白卿卿反問道。

顧北城看著那些證據,心一點一點的往下沉。

那麼多的證據擺在他的麵前,讓他不得不信,他身邊的這個女人其實心思並不簡單。

“月兒,你先回家休息吧,這邊的事情交給我來。”顧北城拍拍月兒的手說道,不到最後的時候他還是不肯死心,他希望能有奇蹟發生,希望奶奶清醒過來可以和他說說今天到底都發生些什麼事情。

月兒的手緊緊握成拳,良久她緩緩鬆開道:“嗯,那我等你回來,不要太累。”

離開時,月兒看向躺在重症監護室的老太太,那麼大的年紀,應該是不會醒過來的。

隻要她不醒過來,那她就有把握抓住顧北城的心。

“除去那個事情,你們還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她是白珠?”顧北城沉聲問道。

“冇有其他證據,但是總感覺老太太出事和她指不定有著一點關聯。”白卿卿不客氣的說,畢竟之前在醫院的時候,老太太很不喜歡月兒。

顧北城不說話,奶奶摔下樓確實有古怪,奶奶不是那麼不小心的人,而且聽管家說,奶奶當是很著急,似乎是有很重要的話要和他說,到底是什麼話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